【名采】瞿欣怡專欄:請繼續開朗地幫忙吧!

出版時間:2018/09/30 00:19

瞿欣怡/作家

跟老媽「同居」一個月後,我從剛開始的戒慎恐懼,慢慢轉化,終於找到跟老媽相處的方法,得到不少樂趣,也發現照顧老人跟小孩,基本上是同一回事,需要的無非是「放下」與「欣賞」。

我老媽一直是個「急性子」,手腳非常俐落。年輕時開美容院,一個人照顧三張美容椅,同時洗頭、燙頭、染頭髮,中間還可以趁空到廚房煮午餐,客廳還擺張牌桌抽頭,把客人美美地送走後,牌友也心滿意足吃飽繼續大戰。

老爸罹患肺癌後,她竟然也能同步照顧。而且為了賺更多錢,還到街上的美容美髮補習班兼課,到學校的美髮科當老師。不只如此,她還是美髮工會的理事,除了開會,還一天到晚參加所謂「海外研習」。大家樂風行的時候,她甚至兼當組頭貼補家用。

現在想想真不可思議,老媽到底是如何完成這麼多事情?可惜當時我太年輕,忙著戀愛玩耍,沒有好好研究。現在倒是可以研究老媽是怎麼「慢下來」的。眷村拆了,美容院收了,牌友也老了散了,媽媽搬到桃園獨居。起初還是很熱心照顧樓上奶奶,相約樓下阿姨逛街,卻越來越力不從心,連照顧自己都有些吃力。

到台北跟我一起住之後,我們還得磨合。我性子急,又求好心切,把老媽當皇太后養著,什麼都不讓她做。煮飯只讓洗菜,買菜時一直叮嚀不要亂買,吃飯時老是愛幫她夾菜添湯。總之,必須得無微不至才顯得我孝順,顯得老媽尊貴。

直到某天,我又幫著夾菜,老媽氣得漲紅著臉說:「不要一直幫我!好像我很沒用!」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我每次搶著做事情,老媽都氣得半死,原來我不知不覺把她當成沒有用的人。原來,我不是想幫她做事,而是無法忍受事情不如原本做得好。

從那天之後,我慢慢放手,飯煮硬一點也沒關係嘛;衣服洗了忘記曬,就再過一次水啊;倒垃圾連廚餘都打包進袋子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至於搞錯回收日,清潔隊員人都很好,總是會幫忙的。

就像看著小孩學做事,哪怕搞得一團亂,孩子都很開心,因為知道自己「長大了」,「變有用了」;看媽媽做事也一樣,亂七八糟有什麼關係呢?重要的是她很開心,覺得自己「對家庭有幫助」,不是個無用的老太太。

「我是個有用的人!」、「我還可以照顧你喔!」每次看媽媽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都覺得真好啊,親愛的老媽,請繼續開朗地幫忙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瞿欣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