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雖死猶生的神木

出版時間:2018/10/06 00:15

鍾文音/作家

走在馬告神木群裡,發現神木的命名十分有意思。

神木群裡,被命名為「唐太宗」的是一棵已死的神木。這棵神木讓我著迷,冥思著比活著還具有力量的姿態會是一種何等的存在?

神木已死,卻更具有神性。

因為這棵神木是神木群裡我以為最具姿態萬千的樹木,尤其在濃霧飄來時,黑色的枝椏有如墨色的國畫,極為空靈,或許叫它「仙樹」更恰當。我的耳膜響起一首歌:Dean can dance,死亦可舞(逝者善舞)。

唐太宗的名言:「直言鯁議,致天下太平。」還有他痛失魏徵時所寫下的千古名句:「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這株樹以他為名,有如一面明鏡,照映出人對生與死的思索。

當我站在這棵神木的現場,深深覺得這棵神木比任何一棵神木都要讓人感到死而猶存的莊嚴,一種美的震撼:葉脈全落,枝幹卻在跳舞,尤其是起霧的時刻,有如神諭再現。

死亡不是結束,是因為精神風姿長存。墨西哥歌謠也唱著:「死亡何必哭泣,死亡不過是回歸。我們是為生者還要繼續留在人間受苦而哭泣啊。」

死亡是清涼的黑夜,生是悶熱的白晝。

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裡寫:「死亡,睡眠,也許就是夢想。」這些都可以作為這棵神木的註解:生命如電光朝露,死生如夢似幻。

我在霧鎖森林裡,凝視著唐太宗神木,想起某個西藏大成就者曾說的:「一個證悟者把凡夫俗子熱中的事務視若夢境,如同一個老人觀看孩子嬉戲般地看待它們。」

在森林高山裡漫步,思緒更顯清明。想著山下的人間燈火,滾動的塵煙總是遮蔽我們的心眼。我們忙碌於各種事務,卻少於思索人生是如何一步步地往死亡的幽谷靠近。我們珍視生命,卻經常浪費時間,忘記時間就是生命的本身。

我望著這棵看起來死亡但卻擁有比任何一棵神木還具精神的美麗樹木,這也讓我想起寫作這件事。沒有書寫等於沒有存在,而書寫最強悍的存在就是作者已死,但好的作品卻能穿越時間而得以永恆。

一棵充滿隱喻的神木,死亡卻仍姿態萬千,是整個馬告神木群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死亡之樹,有神的木,我心的借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