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長照之餘的逃生出口

出版時間:2018/10/20 00:12

鍾文音/作家   
 
在某種壓力下或某個時段,我也會因為想要放鬆而開始殺時間,比如漫無目的的滑手機(一滑常轉眼時間就溜走了),玩遊戲等。現在我傾向「可以累積的消耗」,表面看是浪費時間,但其實是一種累積的活動。比如看電影,看他者的故事或者看導演怎麼說故事,讓身心休息,也觀看別人如何敘述,如何剪裁結構與勃發創意。

走進陪病母親的漫漫長照人生,不知何時苦會走到盡頭,照顧者身心俱疲故更要懂得放鬆。

我的放鬆方式有時會去咖啡館,甚至夜晚常在鄰近小七便利商店附設的咖啡座無聊地看著街上奔馳的夜景發呆,無所目的地任意識滑過,不加以分析也不加以挖掘,讓念頭如車水馬龍般地來來去去。有時我會一個人去看場電影,靜謐地淪落在黑洞裡,不約朋友看電影的原因是要約時間很麻煩,因為往往想要立即奔赴看電影的渴望是突然興起的。

我幾乎沒有找過朋友進行所謂「聊天」這件事,因為說話對一個想要以安靜來沉澱自我的靈魂,說話是很傷神的,所以我的放鬆喘息必須一個人,一個人可以為之的活動。

或者我會抄經,這是調節憂愁的良方。

或者靜坐,這是調整呼吸與節奏的不二法門。

或者我會一個人去美術館漫賞,一次只鎖定一場展覽,細細地看,如此一間美術館可以去好幾次而不匆忙與不覺無聊,深度觀看深度品味。

或者拿起空白的畫布,塗鴉生活,以孩子似的宣洩樣子讓空白畫布承接生活的細節與滋味。

或者我會去河邊散步,對著微風樹影與山河大地說聲感謝。

或者我會手寫日誌,把紙當告白,用日記寫出真實自己的樣子。

或者我會做大禮拜,一種對著佛像進行五體投地的頂禮。降伏自我欲望,看見謙卑謙下的身體如何柔軟下來。日復一日,發覺身體不僅變好,憂愁也不會上身,兼且有一種淨化內我的儀式作用。

至於書寫是必然有的方式,這是作家本有的習慣,只是當長照的喘息時間成了日常的奢侈時,忽然覺得原以為理所當然擁有的種種,實是可貴的饋贈。這些都是我進入長照工作的日常逃生出口,我以此來應付突然脆弱的心,突然被現實襲擊的意志。

將時間浪費在美麗的事物上,表面看是消耗,其實是累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