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親眼目睹的創傷

出版時間:2018/10/27 00:17

鍾文音/作家

法國著名的哲學家羅蘭巴特曾寫道:「最苦楚的創傷來自於一個人的親眼目睹。」

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腦海裡盤旋,咀嚼著這句話背後的意涵。

親眼目睹為何讓人感覺到是最難以排遣的創傷?

我想是因為親眼目睹的畫面會形成不斷倒帶的影像,影像一直撕扯著傷口,擴大了傷心,日久創傷難癒。所以很多人寧可眼不見為淨,眼不見就可少於影像的糾纏。

曾有一個朋友遍尋不著失蹤的父親,他沿著河流沿著大街小巷尋找父親,卻都沒有找到。有一天警察通知他去認屍,他看見警局桌上的一串鑰匙就痛哭起來,那是父親住的公寓鑰匙,上面繫的就是他送給父親的飾物。

他想看父親,葬儀社的人卻「建議」他不要看,怕影像殘留他的腦中,希望他保有父親最美的樣子,因為跳河的父親已然崩壞。他說最後他沒進去看,於是父親的樣子在他腦中一直是美好的。

有朋友當小三多年,怎麼勸她離開那個男人都不願意,她一直幻想著男人正在辦離婚手續,很快就會和她結婚。直到有一天,她在逛街時卻「親眼目睹」那個男人和妻子牽手迎面而來,剎那間她說真不知往哪裡躲,迎面目睹的結果就是一個慘字,回家她就和男人切斷感情線,「牽手」的畫面一直重複播放,這太讓她揪心。

最可怕的目睹是暴力,小時候我曾經看過母親和一個欺負我們的男人瞬間打起架來,那時候真怕失去母親,好想放聲大哭。後來有別的人把那個男人拉開,臭罵那個男人欺負女生算什麼東西!母親也順勢趕緊拉著我轉頭走了。一路上母親說別哭別哭,媽媽不是好好的嗎,人吃一口氣,媽媽不會讓別人欺負我們!尤其是欺負妳。如果有人欺負妳,妳回家要跟媽媽說,媽媽一定到學校把那個人揪出來。

聽得我嚇死了。我當時心想,媽媽妳好強啊,但妳不可以再和男人打架了喔。後來,我母親仍是虎霸母(相較於她現在的臥床,簡直是天壤地別得讓人傷心啊)。

新聞常見小孩或戀人親眼目睹傷害事件,或者目睹瞬間生離死別的場面,我知道這種目睹的創傷會延續很久很久,受害者的創傷影像將難以被塗銷。

每回聽到此情此景,我就不禁默誦著:「願一切眾生具足樂及樂因,願一切眾生永離苦及苦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