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魚夫專欄:台灣人何時有電火可用?

出版時間:2018/10/28 00:13

魚夫/作家

台北市捷運北門站由於臨近清朝劉銘傳時代的機器局(現已修復的日治的交通局鐵道部位址),站裡展出許多劉氏的豐功偉業,還包括一大張台北城點燈大放光明的圖片。

台灣人到底何時有電用?找出精研台電史的林炳炎著作,指出劉銘傳「1888年在東門設『興市公司』,裝置小型發電機,由丹麥技師負責監督,新行轅及重要街道裝了電燈。民間流傳台語七字調仔: 『欽差已經點火,電火點來較光月』可是經過幾個月試驗後,發現費用太高,除行轅外,其他電燈一概停止使用。」

這和劉銘傳的火車建設一樣,曇花一現。不過前述的文字裡提到七字調仔,稱電力為「電火」,文史工作者陳柔縉說:「日本統治台灣後,電燈愈來愈深入社會,總督府設立了『電火所』,提供電燈能源。台語至今仍叫電燈為『電火』,叫電線桿為『電火柱仔』,不是沒有原因。」

這和宣傳劉銘傳因挖井而得「自來水」乃成台灣「公共給水之嚆矢」一樣。所謂自來水指的是從井底冒出的地下水,您要喝水還是得擔水桶去汲水,要水道或水管才能送水到你家,因此台灣人呼「水道水」;電火亦同,要有電火柱仔傳輸電力,咱們家才會大放光明。

日本領台後,為了販售阿片(鴉片),就在今天的衡陽路、中華路口(戰後為「新生大樓」)設置鴉片煙膏工廠,那時的電火是為了生產鴉片照明用,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的電火事業,大概如同現在我們防停電的備用發電機,真正的公共用電大抵是在1902年由土倉龍治郎向台灣總督府提出於新店龜山開發水力發電之計畫,成立「台北電氣株式會社」伊始。

大作家鍾肇政在他的回憶錄裡提及求學時在路燈下苦讀的一幕:「一隻十燭的小燈,用一個五、六十公分長的黑布燈罩罩住,在桌上投下直徑約三十公分的小小光圈,是陰暗昏黃的,但已足夠我們讀書了……。」

一盞路燈造就了一位大作家,這前提是傳輸系統已經完成,台灣人有電火用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魚夫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