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偉文專欄:關於秋天的一些懷想

469
出版時間:2018/11/03 00:16
李偉文
李偉文

李偉文/牙醫師、環保志工

住到山上最開心的除了比都市人多了一整座森林外,還多了一整片的天空,以及天地之間帶來四季不同味道的清風,還有秋天地上的落葉與天邊的雲彩。

一年四季裡,我最愛秋天了。

古人曾說:「女子傷春,男子悲秋」,大概是有原因的,每到秋天,我喜歡登高,站在山頂,眺望遠處。

在秋風中,總想起已故作家趙寧所寫的:「覺得好多好多事沒做,好多好多心願沒有實現,總是惶恐的對自己說,年華老去,壯士不應該消沉……。」

其實,自己常常是很矛盾的,到了這個年紀情緒還是如此反覆。既為將來的計劃興奮焦躁,復為逝去的歲月傷懷;既覺時間精力有限,又不願拋下慣有的好奇與興趣。會為孔老夫子「知其不可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感動得不能自已,卻又嚮往道家飄逸的遁世,而耕讀也是夢中一再出現的。

我想,人的一生大概就是這樣吧,在對立中求取協調,在競賽中尋找平和,在疾進中深情回首。

秋天除了登高望遠,秋天也是個適合旅行的季節。

每到秋天就想去旅行,即便因為工作沒辦法進行長時間的旅行時,周末假日也會找個人煙罕至的不知名郊山去走走,通常小背包裡塞幾顆水果,加上素粽或黑麵包就上路了!這種在大自然中野餐,其實是人生中最豪華的享受。

有一位朋友剛從加拿大旅行回來,聽他說買了長長的法國麵包,帶幾瓶紅酒,就這麼一個人在美加邊境的五大湖區漫遊了好幾天。

達爾文曾說:「旅行是種子的信仰。」因為種子透過旅行而傳播生命,這是植物最偉大的宿命。我也認識不少朋友過著一種像遊牧民族一般,可以隨時打包遷移到另一個地方生活的日子,這總讓我想起澳洲原住民的「漫遊」,吟唱生命之歌,穿梭在夢的路徑,找到自己與腳下土地相處最舒服與自在的位置。

或許,旅行不只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的活動,更是一個人尋找自己內在心靈的過程吧?在旅途中,我們可以安靜的面對自己和這個世界。

這種往外追尋又向內探索,既出世又入世的矛盾心情,就是秋天最迷人的地方了。
 

關鍵字

李偉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