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我的金庸歲月

1377
出版時間:2018/11/10 00:18
金庸日前辭世,詹慶齡曾專訪過他。詹慶齡提供
金庸日前辭世,詹慶齡曾專訪過他。詹慶齡提供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從業生涯中,專訪金庸是一次極其珍貴獨特的美好回憶。

時間要回到13年前,金庸改寫經典長篇《天龍八部》,應遠流出版社之邀來台宣傳新版,當我確知榮獲大師獨家專訪的剎那,激動狂喜難以自已,從15歲第一本《射鵰英雄傳》開始,二十餘年「練功」不輟,兩套金庸全集外加陸續湊齊的金學研究叢書,盤據我多少青春歲月與有限的零用錢,無心插柳竟在多年後化為成真美夢,生命因緣如此奇妙!

記得那天攝影棚格外熱鬧,除了工作人員還潛入諸多閒雜人等,自然個個都是為親睹大師丰采而來,錄影完畢,大批同事列隊等候簽名合照,當年高齡81的金庸仍然硬朗神采奕奕,對待每個簽名皆全神貫注,一筆一畫蒼勁有力,落筆前他習慣端詳一下簽的是哪部作品,對於我同時呈上遠景、遠流兩版的《天龍八部》,數十次翻動留下的書頁摺痕,老先生頗為開懷:「你真的看了很多遍喔!」

的確,如果沒有金庸武俠,我的少年閱讀經驗可能完全改寫,同儕中許多同好,沉迷江湖廢寢忘食,在教科書裡夾著武俠小說度過課堂歲月,當時武林兩大門派金庸、古龍,我們各擁其主,嘴上論劍,朋友們都知道我愛讀歷史,想當然耳隸屬金派,其實我也喜歡古龍天馬行空,瀟灑不羈,只不過那個年紀對古龍世界的奇情冶豔總覺有點害羞,金庸故事裡的女兒意英雄癡,比較貼近彼時的純真情懷,《射鵰》裡的黃蓉以美食誘洪七公傳授郭靖降龍十八掌,《神鵰》的楊過思念小龍女而練就黯然銷魂掌,兒女情長伴隨豪傑出世,讀來更添心中浪漫。

「問世間,情為何物……」金庸的江湖多情,不乏情癡,相對於癡到怨憎苦悲的阿紫和李莫愁,我覺得作者特別厚待段譽,苦戀癡纏末了還是設計個枯井爛泥讓他終獲美人芳心,但為何時隔多年又親手改變了這個美好結局?那日金庸的回答簡潔卻深遠「因為我現在對愛情的看法進步了啊!」

淵博如金庸,也不時回望思路軌跡精益求精,而生「段譽愛的是玉像還是語嫣」之問,不只《天龍八部》,言談間,晚年金庸看待其他作品的思想與價值設定都有點「意見」,探尋生命堆疊厚度一如他的求學精神(當時金庸80之齡還在劍橋大學攻讀博士)永不停歇,一介文豪俠之大者,生滅雖有時,經典在人間。

 

詹慶齡13年前曾專訪金庸。詹慶齡提供
詹慶齡13年前曾專訪金庸。詹慶齡提供

詹慶齡13年前曾專訪金庸。詹慶齡提供
詹慶齡13年前曾專訪金庸。詹慶齡提供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