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偉文專欄:享受孤獨

1259
出版時間:2018/11/10 00:19
李偉文
李偉文

李偉文/牙醫師、環保志王

住在山上,常常坐在陽台眺望著擁擠不堪的都市,心想是不是所謂城市,就是千百萬人聚在一起,卻過著孤獨生活的地方?

總覺得,我們之所以寂寞,常常是因為我們跑到人堆裡去了!

在印度的哲學裡,隱士般的孤獨生活是成熟階段的人所應該選擇的生活。在《奧義書》這部經典中就明白地規定,每一個男人,在到達一定的人生階段之後,就應該拋棄家庭和財物,遁隱到森林裡去。

梭羅曾這麼說:「我從未有過像孤獨這樣好的良伴。」拜倫這麼寫著:「在孤獨中,激起感情萬千,在孤獨中,我們最不孤單。」康德也如此說,我是孤獨的,我是自由的,我就是自己的帝王。

孤獨是必要的,因為孤獨可以使生命恢復完整,可以回到自我的根源,求得身心安頓。

在近代,所謂新時代思潮中,提倡每天至少靜坐一段時間,想達到的大概就是「孤獨」的境界,從而找回與天地相接,體會萬物一體的神性吧!

孤獨與寂寞不同。

孤獨是物理狀態,寂寞是心理狀態;孤獨是分離的個體,寂寞是意識的孤島。

在孤獨中,才能與自我對晤。

在許多原住民的成年禮中,都有獨自一人在森林中渡過幾天的要求,童軍運動中,在晉級訓練中(升授銜羅浮),也有守靜的儀式(一個人點著營火在森林中度過一晚)。

以前,在每個寒暑假,我總會找一段時間獨自隱居在學校旁的農舍中。

看看天空,數數雲彩,翻翻閒書,作作閒夢,洗洗衣服,人是需要空白的。

有空白的日子真好。

總覺得自己在飄盪,許許多多的夢都處佇留在心底,也就是偶爾撩起或那麼驚鴻一瞥才能尋著些源頭。

離開學生生活,沒有了寒暑假,在忙碌緊湊的生活中,愈是感覺到,有個作閒夢的空白心情是多麼不容易,有段作閒夢的日子又是多麼美好。

現在只能每天在陽台上坐一會,然後念念幾首詩,讓自己的心能空曠寧靜。

年輕時,不能體會蘇東坡為何會寫出「多情應笑我」這樣不明白的句子,如今大概能懂得,呵—是啊,多情應笑我,笑我青春轉老,笑我歌哭無常!

是以歌哭無常,在最繁盛時落淚,在最痛苦時微笑。

關鍵字

李偉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