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回憶一座美麗的小城

出版時間:2018/12/01 00:16

鍾文音/作家

電影《英倫情人》男女主角相遇地點在埃及開羅,但電影場景其實是在突尼西亞小鎮拍攝的。融合南歐地中海與北非阿拉伯文明的突尼斯非常異國情調。

有時候閉上眼睛回憶一些旅行過的地方,一座靠海的北非小城總會突如其來召喚我。走過染著死亡色彩的迦太基文明遺址,再來到西迪布賽(Sidi Bou Said),瞬間視野從荒涼升溫,開始感染小城的生活熱情。

迦太基與西迪布賽是突尼斯溫差最大的兩極小城,死與生的對話。

我一直著迷西迪布賽的海色。

十多年前的黃昏我來到這座靠海小城,十多年後我曾二度來到這裡。小城依然有著悠閒步調,活絡著豔麗與靜謐的兩極美感。

小徑錯落著藍白小屋,緩慢閒走,品咖啡。沿著小徑徒步到盡頭,邂逅一整片的大藍,山城臨海人家的花園盛開著非洲槿,映得天地一片熱情洋溢。


建於九世紀的西迪布賽,直到十三世紀才吸引了富裕的阿拉伯人來到這裡開發,十六世紀西班牙人航行到此,水手不走了,為美擱淺,落戶生根。

西迪布賽從此染上了安達魯西亞的華麗鐵雕窗的風格,異國風味融入原有的阿拉伯傳統白灰泥建築,輝映著地中海的深藍靜謐,下午時光,即使人潮不少,仍散著無言的美。

一個外來者經常改變了在地文化。

西迪布賽沿海的山城建築會衍生成藍白兩色,是直到二十世紀的事了。當年來了一個就像我這般的旅行者魯道夫(差別是他是有錢的英國爵士),他驚豔著這裡的臨海小城之美,從此規劃了小城的藍白風情基調。

這些房子不知多貴?當年我曾悄悄問了當地人,當地人指著眼前的一間小房子(看起來很像是我們九份的小房子)說大概要七十多萬歐元。我這樣的貧窮旅者聽了就閉嘴不再問了。

十多年前,我初來西迪布賽時就愛上了小城特有的金屬鐵絲編成的鳥籠,回家後一直耿耿於懷應該要帶回一個美麗的阿拉伯精緻鳥籠回家才是。十多年後,我再度旅行突尼斯,再次來到這座小城,卻還是沒把鳥籠帶回家。

因為我的收藏癖不再了,且人也懶了。

我想看看照片就好,回憶都儲存在我的腦海了。

許多當時念茲在茲的東西或者感情,對於一個不斷移動的旅人而言,其實都是多餘的負擔。

如此不容易抵達的小城,我竟在十年後複製了十年前曾走過的旅程。而我悟到的竟就這麼一點不新鮮的感懷:我可以空手到一個地方,也可以空手離開一個地方。

記憶已擠滿我的行囊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