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地球工程的時候到了嗎?

出版時間:2018/12/21 00:04

鄭國威/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最近熱門的超級英雄電影《水行俠》,描述海底王國的統治者不滿於陸地人類對海洋跟生態的破壞,決定現身反擊。而半個陸地人、半個亞特蘭提斯人的水行俠,為了避免人類世界被淹沒,必須找到傳說中的三叉戟,挑戰現任王者。老實說,我在戲院裡,怎麼想都覺得該讓「反派」贏才對,如果海底人真能把我們丟進海洋的垃圾全數奉還,那真的是好事一樁。

回到現實,在今年10月的IPCC跨政府氣候變遷委員會的最新報告中,提出嚴正警示,若全球人類無法阻止地球升溫超過1.5°C,我們將面對的衝擊會棘手到無法處理。而若要控制在1.5°C之內,就得採取快速、大規模的手段,包括「地球工程」在內。

什麼是地球工程?目前檯面上有兩種主要的手段,第一種是溫室氣體移除(GGR),也就是把以二氧化碳為主,造成溫室效應的氣體從大氣中移除,然後轉化或封存。另一種是太陽輻射管理(SRM),方法很多,像是在地球表面鋪設鏡子,或是把所有屋頂都漆成白色的,或是透過基因改造讓植物顏色變淡等等,總之就是要把陽光反射回去,不要讓熱能繼續累積在大氣中。有些做法說來令人發噱,但真正值得嘲笑的不是這些做法,而是讓自己陷入得考慮這些做法的人類。

在各種SRM的做法中,有一種獲得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家共同的關注,就是將反射粒子(如硫酸鹽氣溶膠)注入平流層,也被稱為「平流層氣溶膠注入」,或SAI。這種做法是仿效火山爆發後,排入大量粒子進入平流層後,造成的氣溫降低。比起前面提到的裝鏡子或漆屋頂等做法,更具有可行性,技術都是現成的,且相較於暖化帶來的幾千億美元損失,成本也非常低,大概幾百萬美元就能執行。

但這種做法的可能副作用,也讓人躊躇。雖然自然界中火山噴發的案例,讓這樣的地球工程看來是可行的,但如果要人為大規模進行,會不會造成意想不到的氣候紊亂,讓大氣跟海洋循環更難預測?甚至,光是開始把SAI技術放在檯面上,是否就會讓人們開始放鬆,不再努力降低排碳?就算執行SAI沒出問題,也得定期補充粒子進平流層,要是突然中止,都可能讓區域溫度陡升到難以生存的程度,這會不會變成一種另類的氣象攻擊手段呢?

正如地球工程要解決的氣候變遷問題一樣,地球工程本身的影響也將是全球性的,但在以國家為單位的治理現況下,很難產生共識。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員羅伯貝拉密(Rob Bellamy)歸納出民眾對地球工程至少有4個主要的問題:這些工程能夠抑制全球暖化到什麼程度?有哪些不確定性?能夠逆轉嗎?這些工程,背後是否有其他真正的意圖呢?

這跟台灣是不是聯合國成員無關,最近的公投似乎顯示台灣人的確重視環境問題,而如果我們真的當全球暖化是一回事,那麼就不能排除地球工程這個選項,現在就得開始討論、認真面對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