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清理舊書大作戰

435
出版時間:2018/12/27 00:13
詹慶齡
詹慶齡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歲末年終照例得進行點什麼儀式,好凸顯這幾日的與眾不同,今年除舊布新的對象鎖定早已大爆滿的書櫃。

先別誤會以上所述代表主人學富五車,書香滿屋,很遺憾,事實與學養、風雅完全扯不上關係,藏書空間負載過量,純粹只是個人生活習慣使然。我沒有戀物癖,也不特別懷舊,為了維持居家環境整齊清幽,對於身外之物向來能捨,不合用時當斷則斷,從不手軟,唯獨書本是個例外,幾次下定決心裝箱送別,最終還是抽回大半物歸原位,只扔掉少許過時工具書,年復一年只進不出,有限的書房空間自然愈來愈窄,當引以為豪的高效收納法都不敵物件飽和量時,我想,真的必須做個了斷了。

捨不得扔書的理由說到底,還是與內心對它的價值認定有關,不同於其他外用物件,損壞、不堪用了汰舊換新就好,書本對於我或者許多人來說都不只是一般之「物」而已,裡面承載著一個人的成長印記、思想軌跡,每一本讀過的書都是人生曾經的追尋與嚮往,當時或刻意為之,或不經意受到啟發,我們藉由閱讀看到生活以外的世界,開發本能以外的智識,一步步從懵懂少年蛻變至今,架上舊書宛如舊時光的具體表徵,光放在那裡就足以記憶每一次的茅塞頓開、醍醐灌頂,昨日之我被詳實夾存在張張書頁之中,彷彿不曾遠去。

好友說「不丟東西的人有兩種,念舊或簡樸。」我是務實的享樂主義者,自認兩種都不是,對書籍的眷戀情懷與其說念舊,不如說是惦念自己,從小看童話故事、注音版的文學名著,到青春期啃食愛情、武俠和中國章回小說,長大成人為工作需要購買實用書,人生陷入困頓又倚賴身心靈典籍,雜食多年後,如今重回文學懷抱,每段生命歷程都有珍貴食糧,割捨難,連帶使得清倉工作牛步化,進度極為遲緩。

儘管龜速,這回前期策略仍略有成效,首先放生工具書外加雞湯類,行至中年,應當可以摒除各種形式的勵志文本了,接下來是那些讀過之後心中沒有太多對應的小說、散文,以及出版多時的商管類叢書,然後…然後還在猶豫中,雋永的文學作品依然不動在架上,有些甚至多了新版在側,迎新入庫舊典籍今昔對比,儼然成為這個階段的喜好,看來,我還要天人交戰好幾回呢!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