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懷想古城與人的美

出版時間:2019/01/04 00:09

鍾文音/作家

許多時候,思念一個地方,是因為旅地背後的人,有時是旅伴,有時是旅途裡萍水相逢的人,有時是意外旅途裡出手協助的人。

慈悲的陌生人,讓旅人安全的離與返。
 
比如想起伊斯坦堡,會想起載我一程的善心人,比如想起巴黎會想起借住我工作室的藝術家友人,比如想起西藏會時時感念在缺氧高山及時送我一罐氧氣的人……太多太多,可以寫一本旅行功德芳名錄。

先來談談京都,這座古都去了幾次,但每回想起,常想起的是我的長篇小說《短歌行》日文譯者上田先生,他曾導覽我京都,陪我閒走古都,由衷感謝他曾領著我的眼耳鼻舌身意,體驗五感京都。他以在地人帶我再次去了金閣寺,讀三島由紀夫;去清水寺,讀川端康成。走京都各大小徑之美,夜遊祈園賞藝妓風華,嘗道地美食,開放五官五感。

歲末之際,時時由衷感謝一個異鄉人對我的協助,更感念他在生病過程仍以意志完成交辦《短歌行》日文翻譯的後續工作,他在我們離開京都之後,過世於他的老家大阪。常常回想他對台灣文學的貢獻,他在花蓮慈濟東語系任教時受益於許多學子們。

斯人遠去,精神永在,古城也永不老,回憶更是常新。

因為這樣對京都多了一份不同的感情。

文學京都俯拾皆是,隨意行過一個木屐老人,一個悠緩女子,或是行步寺院、染坊、藝街,都讓人想起文學經典。川端筆下《千羽鶴》千重子把視線落在大雄寶殿的屋頂上,「她彷彿感到那用厚扁柏樹皮鋪茸的屋頂,以沉重而陰暗的氣勢逼將過來。」

金閣寺在遠方,屬於三島由紀夫絕美的魂識恍然還燃燒迴盪在此。

京都寺多,作家筆下常見許多關於庵寺的描寫,著名如金閣寺、銀閣寺、清水寺。

我頗喜愛較少人拜訪的天龍寺,寺院簡樸但韻味深遠,很有力量。

一入寺,抬眼即見「隨處作主 立處皆真」,讓我一進入寺裡彷彿就開始「參話頭」,參話頭是禪宗入門方法。眼見庭園花染樹梢,風飄進廂房,送來了春天將不遠的訊息。

在古寺用餐也像在參禪,榻榻米上有著香氣,素食烹得細緻,野菜是當令,菜重五味、五色,設色典雅,就食飯菜如賞藝術。

五色象徵五法,去除貪、瞋、癡、慢、疑。那回我吃的是「精進」料理,精進意味要常體會「是日以過,當勤精進。」

寺內腹地廣,山色層層,造景雅麗,梅花飄香,再過些時櫻花綻放,景致將更迷醉。花開花謝,燕兒來去,生生滅滅,我感受到處處流瀉禪機的妙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