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偉文專欄:寒夜客來茶當酒

716
出版時間:2019/01/06 00:09
李偉文
李偉文

李偉文/牙醫師、環保志工

由於住在北部正對東北方迎風面的山上,每年東北季風一來,總是又濕又冷,今年元旦4天連假也是如此,在如此天候,哪兒也不想去,但心情卻不見得像天氣那般陰沉,泡壺熱茶,添件毛衣,恩雅的音樂在房間裡繚繞,有書為伴的冬天也不覺得淒冷。

若是墮落一點,躲在被窩裡,喝著熱騰騰的紅豆湯,追著一部又一部的精采戲劇,也是享受。如果朋友來訪,有道是寒夜客來茶當酒,簡直有風雨故人來的溫暖,這些都是濕冷冬季裡的快樂。

不過,元旦連假畢竟還是跟其他假期不同,女兒問我有沒有參加過市政府辦的跨年晚會?我搖搖頭,這是流行不到20年的新玩意,我們年輕時,參加的是在總統府前的元旦升旗典禮。

那真的是已有40年的歷史,民國67年底,中美建交,美軍撤出台灣,在風雨飄搖中,68年元旦,全民自動自發的到總統府前參加升旗典禮,此後若干年,每年12月31日和一群高中同學吃火鍋聊天到天亮,然後走路到總統府前參加升旗典禮。

那是意氣昂揚的青澀歲月,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紀,轉眼幾十年就過去了,不免懷想當時的老同學如今安好嗎?當年大伙誇誇之言的理想,是否隨著結婚生子面對柴米油鹽等生活壓力而深埋心底?

歲月總是無聲無息地湮滅多少興衰勝敗喜怒哀樂,難怪有位詩人不禁感嘆:「時間啊,您是永遠不敗的君王!」人在歲月之前,是要謙虛臣服的。

長大後才體會到,原來年輕時常說的「永遠」是一種虛妄的幻想。當年以為自己可以掌握很多事情,可是年紀愈大,愈知道自己的渺小和無能。而當初所期盼的,得到之後覺得不過爾爾,反倒是當時以為不值得一顧的小事情,卻日日夜夜啃蝕我們的心。

雖然不會出門去跟數十萬人倒數計時,但跨年時刻畢竟跟日常的夜晚還是不同的,至少必須將用了一年的行事曆歸檔。

歸檔前,從頭一頁一頁翻閱,彷彿追尋當初行走的腳印。傳說當人離開世界,他的靈魂會把他生前的腳印一個一個撿起來。因此,每個靈魂就要把他生平經過的路再走一遍,車中船中,橋上路上,街頭巷尾,腳印永遠不滅,縱使橋已坍,船已沉,河岸變水溝,但只要靈魂看到,他的腳印便會一個一個浮上來。

若說撿腳印是一個人最後一次「餘興」,那我寧可分次在每年歲末年終就來撿拾腳印,而且我要撿的可不只是腳印還要有曾唱過的歌,曾講過的話,曾流過的淚──仔細收拾和著酒細細品嘗。
然後再滿懷希望的翻開新的行事曆往前走。

關鍵字

李偉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