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有意思的名字

出版時間:2019/01/18 00:12

鍾文音/作家

最近表弟有了寶寶,要我幫忙湊合取名字,我靈光一現取了個蘇澈,表弟沒用,因和「蘇轍」音同,或許文學家總是被認為辛苦。
 
還好表弟沒用,畢竟同音字其實很尷尬。我想起有個朋友說他小學每回到學校上課總是被笑,回去跟他那個外省老爸哭訴說說要改名,因為「乃基」這個名字總是被同學笑。外省老爸總想不懂,乃基很好啊,要開始在寶島建立基地。外省老爸不知乃基和台語的荔枝同音。
 
諧音字是最容易被取綽號的,舉凡姓賴都被叫過賴皮,姓劉的被叫流鼻水。像我姓鍾,以前常開玩笑不和姓「宋」的結婚,免得宋鍾聯姻。宋鍾,送終。
 
上一輩很多「台生」,現在這些名字顯得好有時代性。取英文名字也有時代性,以前很多叫「琳達」、「瑪麗」的老名字。
 
有一陣子很流行改名字,新名卻總是叫不慣,因為改名字選的字大多是特殊字,或者是算過命的字,很拗口,很難記。倒不如原來的淑華、淑芬、素芳、美惠、進財、武勇可愛哩。
 
名字有其意義,也隱含著父母的期待,長大自取的名字則有著更多對自我的想法。喜歡某些古人的名字或字號,非常大器。比如畫家徐悲鴻,那個「悲」字簡直太壯闊,大概現在沒有父母敢把孩子名字選用「悲」字。有個朋友曾名「悼」祖,國中之後就改名了,大概來自對岸的父母心想哀悼祖先的時間也該過了。
 
名字有流行期,想來只有特殊成就者或文學藝術家之名可以不過時,可以撐千秋。
 
名字富有時代性,執政者變了,大街小巷也常跟著改朝換名。
 
於是中正路到處有。
 
最有意思的是嘉義市的「垂楊路」,昔日因圳溝旁依偎著楊柳低垂,故名垂楊路。但不獨女人怕地心引力,男人可更怕垂,當地人常戲謔說嘉義市市長女人當家,不少男人總怪罪這條無辜的「垂楊」路。垂楊何有錯,當然是人們多心了。
 
垂楊路是我暌違嘉義市多年後,再次落腳的街,彼時入駐垂楊路旁的嘉義商旅。只是那個童年眼中所看出去的小城,快樂與哀愁參雜的小城,已然長出了不同的樣貌。
 
晚上步出旅館,走在垂楊路,賣黑白切雞肉飯的小販攤位上蹲坐著喝慢酒的食客,南方口音滑過,忽然也跟著餓了。
 
吃完飯又走進了咖啡館,在窗外看著流動大街,這是我熟悉的當代,小城生活也進入文明的喧囂。
 
在垂楊路,不見垂柳,那些失去的,早已被記憶封存。
 
就像許多人封存著名字曾有的歷史。即使改名,也是抹不掉過去的某個印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