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少盟葉大華:兒虐案不該只是人神共憤的提款機

出版時間:2019/01/19 00:01

葉大華/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

最近接連爆發兒虐案,我們可以看見輿論公審、鄉民動私刑、政府及民意機關動起來回應各界加重虐童刑責的動作頻頻,然而除了人神共憤冀求加重刑責,想要為受虐兒童出一口氣之外,我們真的找到了預防下一個兒虐悲劇的解方嗎?兒虐致死案容易令人感到人神共憤,但依據衛福部統計,台灣兒虐通報案件從2013年的3萬4545件大幅上升至2017年的5萬9912件,4年來暴增73.4%。

受虐致死只是冰山一角,兒童虐待的樣態從疏忽、精神虐待、性侵害到肢體暴力傷害不一而足,難道皆能以「虐童加重其刑」或「虐童唯一死刑」就能完全解決?如果我們無法從兒童人權及兒童最佳利益觀點來思考,關注如何強化相關法令政策、預防方案之落實與處理效能,提升每個人自己對於兒童人權的敏感度,只想在情緒與究責找戰犯上打轉,再多措施與呼籲最後恐只淪於刷存在感。
 
2014年我國簽署了聯合國《兒童人權公約》(簡稱《CRC》),2017年我國首度進行的《CRC》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國際專家留下的97點結論性建議中,明白建議我國政府針對受暴力侵害的兒童,制定長期性的國家級行動計畫,並提供必要的人力和財力資源。

此外,立法院應成立兒童委員會,並於制定影響兒少及其人權之法案時諮詢兒少、專業團體和公民團體之意見。在所有與兒童相關並對其產生影響的政策、方案和計畫,包括移民和少年司法的法律中,應落實兒童最佳利益原則。近日17歲小媽媽虐兒案,各界相關檢討的視角,多半聚焦於小媽媽個人教養能力不足的簡化歸因與批判,但小媽媽們淪為兒虐加害人之前,有誰HOLD住了她們?小爸爸們又在哪裡?如果從《CRC》精神來檢視,未成年懷孕少女屬於不利處境之兒少,政策的制定應著眼於兒童最佳利益與免於歧視的觀點。故18歲以下的青少年父母無論是受害人還是加害人,本身就是個兒童人權的議題。
 
根據內政部戶政司統計,近3年台灣每年約有3000名小媽媽為未滿20歲的青少女(最小的為12歲,多數分布在19歲)。由於我們的社會有諸多對「小孩養育小小孩」的質疑,未成年懷孕少女往往會面臨「社會排擠」與「生活機會」的挑戰。

因此為呼應《CRC》確保兒童生存與發展權利,近年來衛福部訂有未成年少女懷孕服務流程與處遇計畫,關注未成年懷孕、育子的議題,減少甚至避免社會排除對未成年懷孕的不友善狀態,反致陷其與其子女於脆弱的境遇。但除此之外相關政策因資源及專業人力有限,並未積極發展出對小爸爸的處遇與輔導計畫,共同負起教養責任,避免小媽媽們獨力扶養缺乏支持體系形成照顧壓力而施虐。
 
此外依據教育部105-106學年度掌握到的中離生通報資料,因懷孕生子或結婚的中途離校學生每年約有90多件,年齡以16 歲至18 歲就讀高中職為主,另依據社政單位的服務經驗發現,大部分個案已脫離學校系統一段時間,且多數個案在開案前已面臨原生家庭、就學、就業、居住、經濟等不穩定的生活情境,卻鮮少被掌握及有資源協助,直至發生懷孕事件才有介入的空間。

因此行政院應透過跨部會平台將衛福部「未成年少女懷孕暨未成年父母服務資源整合」聯繫會議,與教育部「高級中等學校學生穩定就學及中途離校學生輔導機制實施要點」通報體系納入兒少保護網絡,於中離生通報體系中及早掌握未成年懷孕青少年狀態,避免其形成兒保網絡漏接的一角。
 
上述諸多兒虐問題凸顯出的是缺乏專責單位、資源配置不足與跨部會協調整合的問題,而更重要的是各界對於兒童人權的認知仍有待提升。蘇貞昌院長明白宣示他要做個接地氣的行政院長,籲請蘇院長依據司改國是會議的決議,於行政院下設兒少保護辦公室,編制專責人力與強化兒少保護預算,在尚未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之前,擔負起落實列管追蹤《CRC》結論性意見的角色。

此外尚有很多深陷於家庭、學校或職場上受虐的兒童少年,因不知如何求救或是被情緒或暴力控制而持續受苦中,其中諸多施虐者也是成長過程中被錯誤對待以及體制暴力下的受害者。因此解決或預防兒童虐待問題,除了政府要扮演最重要的捍衛兒童人權的角色,所有與兒童權益的利害關係人都應該要提升對於兒童人權的敏感度。包括教育部應當要加強家庭教育中心的功能,結合衛福部資源提升教育階段學生以及年輕父母的親職教養觀念。此外檢警調法官等司法人員,更應提升對於兒童人權的認知與敏感度,方能做出符合兒童最佳利益的判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葉大華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