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我愛植物園

出版時間:2019/01/25 00:14

鍾文音/作家

對我來說孩童時代最完整的寂寞星球就屬植物園。

尤其是黃昏後的植物園,在街燈的映照下,充滿一種又狂迷又秩序的美感,好像所有的樹都伸出了枝椏,牽起手在互訴衷曲;好像所有的花朵都打開心去迎接蜂蝶的戀情。

南北植物園都有我以往的步履。

近的是南海路的植物園,城市裡還保有古老的野性之處,適合各種年齡層在其中漫步,喵星球與毛孩子的安全領地,也是城市人可以吸納老年身體的空間。

遠的植物園是我最喜歡的嘉義植物園。童年的植物園,在樹景叢林裡,玩躲貓貓。少年少女在植物園,初嘗愛情,聆聽樹神與夜鶯的歡愉,群樹足以躲藏不被大人與聯考接受的初戀,只有芬多精了解這種初戀極為必要且正常。

這座從日治時代就有的嘉義植物園,不像一座整齊的園林,倒更像是自由自在的森林,樹高且密,樹多且雜,毫不壓抑地竄高著,擴展的姿態,覆蓋整個天空,自由不羈且總是能帶來涼風的慈善遮蔭。

童年在植物園玩躲貓貓,少年在植物園徜徉愛的初體驗,中年在植物園獻上體力與志工,晚年在植物園健行與漫步,一座植物園猶如一生的延展。

我跟著嘉義人來到植物園,滿園闊葉林與針葉林交錯的自然之景,恍然以為不在市區,竟有置身高海拔之感。

在嘉義植物園裡的樹景裡經常可見成排的大葉桃花心木列隊著,枝葉茂密遮蔭,它們是南國的好情人。

嘉義市民談起植物園,就像在談一個美麗體貼浪漫的情人口吻與眼神。植物和人一樣,有原生種與外來種,有許多的移民,從南洋群島、澳洲與南美洲等地引入熱帶與亞熱帶樹種,使得植物園百年來繁衍成一座森林似的美景。

我一一辨識著桃花心木、肯氏南洋杉、黑板樹、印度紫壇鐵刀木與柚木巴西橡膠樹。

群樹挺拔林立,自然樸實中充分呈現林場的幽靜氣息,小徑蜿蜒,林蔭蒼鬱,古樸的「林場風清」嘉義八景之一的石碑,訴說過去享有的美譽。

實實在在的植物園是城市的老靈魂,城市的肺。
 
我想念一座城市,就像人類學家李維史陀想念他的里約熱內盧般,只消在心頭種上一株植物,就能召喚城市最獨特的靈魂。植物,暗暗吸納城市人的憂傷,而我們生活在城市,卻很少感謝一棵樹感謝一株花帶給我們的自然慰藉與清新的空氣,甚至我們生活水泥叢林,經常忘了花樹的存在。

偶爾回到童年的植物園,我會看見我的生命初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