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每個人都可以寫作

出版時間:2019/02/15 00:11

鍾文音/作家

每個人不一定能成為作家,但以寬鬆的角度來說,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寫作。

書寫是古老的表達方式,就像人類最早在岩壁留下圖案,人類想要寫什麼留下什麼,都是為了一種內我對生命永恆的渴望。

寫作也是一種述說,就像寫了一輩子的諾貝爾文學家馬奎斯的自傳:《活著是為了講述》,作家用「筆」講述他人生的一切所愛所思所見。只是很多人把一生的時間都花在用嘴巴述說或在社群述說,如果把述說的能量轉成書寫,每個人都可以寫作,寫出自己的人生故事。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拖帶著一長串的故事,只是有的人發生過卻沒被寫下,過著彷彿不存在的人生,默默地來到世上,默默地離開世上。

有的人則是往事並不如煙。   

在指導素人寫作時,我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有很多故事,但寫不出來。我就反問,你說得出來嗎?大部分的人就能說了,甚至說不停。但為何轉到文字就寫不出,因為無法用手寫我口,腦筋轉成另一個模式了。「我手寫我口」有個條件是得像告白般地將文字以有如嘴巴滔滔述說般地流出,也就是有點像是打開水龍頭,而先不去管承接水龍頭的容器(形式),先讓水可以流出,最後才加以整理裁剪修飾。先讓乾枯的水流出,而不加以控制,不加以批判。

另外一個寫不出來的原因是沒有養成習慣書寫,很多人說我有寫臉書寫網誌,但受限於這些自媒表達載具的限制,這類書寫多半無法寫長,且是斷句式的思考,寫出來的內容又有期待被看見或被按讚,通常都掩飾了自己的真心,或者扭曲了自我,和寫作最先是從自我出發大相逕庭。更因習慣寫臉書之後,表達通常是抒情多過於描述,總結多過於細節,常是斷簡殘篇,或只是一時的社會事件反思。

我去大學指導學生寫作時,很多學生可以寫,但幾乎都寫不長,因為思緒斷電,無法將經驗性的材料轉成邏輯性的情節敘述,這也都是沒有繼續追索,且養成習慣寫作之故,故寫出來的文字是斷裂的,無組織性的。再加上長期在學校被打成績的「作文」之害,從此再也分不清楚什麼是作文,什麼是發自內我的寫作了。

我經常建議學生在寫作之前閱讀,他們問我看什麼書?我說先看你想看的喜歡看的,讓腦子先培養閱讀,但日後可別忘了「進階」,就像買地攤貨久了也可以逛逛手作店或精品店,提高自己的視野。成為讀者之後,才能變成作者。開始寫作,胡亂寫都可以,就是先鍛鍊手感,一個普遍的經驗是隔太久沒寫,手感會生疏。接著可以練習寫好之後,念出聲給自己聽,若是在課堂,其他同學也只是聽著,不回應,不批判,就只是聽。

因為對書寫的喜愛與信心是很重要的起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