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瞿欣怡專欄:奶奶的醃篤鮮

出版時間:2019/02/15 00:15

瞿欣怡/作家

我從小愛喝湯,還被允許沒規矩吃飯的囂張年紀,就常常揮舞飯碗,嚷著:「我還要喝湯!」小肚子圓滾滾,咕嘟咕嘟喝完一大碗湯,奶奶好樂,喊我:「湯罐子!」

在所有奶奶的湯裡,我最喜歡醃篤鮮,但我從來不知道那是所謂的「上海名菜」,對我來說,那就是「奶奶的湯」。奶奶還會燉咖哩洋芋牛肉湯、羅宋湯、海帶排骨湯,但是我最喜歡,而且印象深刻的,仍舊是醃篤鮮。原因很簡單,奶奶知道我愛喝,所以只要長大後回去找奶奶,奶奶就燉醃篤鮮。

醃篤鮮費工又花錢。得用五花肉、家鄉肉、金華火腿熬上半天,同鍋一起熬著的還有冬筍跟扁尖筍,最後再放用鹼水洗過的豆腐皮結,起鍋前放青江菜。小時候不懂事,只知道湯頭得要奶白,筍子紮實香甜,哪裡知道要熬那麼久,更不知道小個子冬筍那麼貴。

奶奶一邊等我,一邊熬湯,湯上桌,孫女也回來了。我以為這是永恆不變的,以為奶奶永遠都會為我燉一鍋湯。我當然知道人總有一死,但奶奶不會,奶奶是永遠的。

可是奶奶畢竟走了,九十二歲,已經把我們都照顧長大,她要好好休息了。是啊,我們也該長大了,該學會為自己燉一鍋湯。

今年過年跟家人吵架,一時間僵持不下,不知道該去哪裡過年。我索性跑去逛南門市場,到奶奶常去的攤子買了蠶豆,要做雪菜燜蠶豆。然後又跑去豬肉攤買了豬肉、豬腳,再買一大包豆腐皮結,最後拎了冬筍、金華火腿。

騎機車回家的路上,痛哭不止,我好想奶奶。如果奶奶在,我就不致於無處可歸。小時候爸爸媽媽吵架時,也是奶奶照顧我。我肚子餓了、發燒了、挨打了,就去找奶奶,奶奶先張羅我吃飯,我洗好澡上床睡覺時,奶奶就會進房間,把我的棉被好好塞緊,用力拍一拍,笑著說:「這樣就不怕踢被了!」

跟家人吵架總是很快就和好,一大家子連狗帶小孩的,全部都到我家過年。大年初三,我燉了一鍋醃篤鮮,雞架子、豬腳、五花肉、金華火腿當湯底,筍子同煮,熬得奶白奶白,熬湯時不停掀鍋蓋偷嘗,是奶奶的味道啊。

奶奶臨走時叮嚀我:「要勇敢,要聰明,不要一天到晚傻傻被騙。」奶奶,我還是挺傻,很容易就相信別人,但是我很勇敢喔,至少,我哭完後會幫自己熬一鍋醃篤鮮了。

奶奶,謝謝你,謝謝你的愛,謝謝你的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瞿欣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