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昂專欄:沒有鹿港就沒有李昂

出版時間:2019/02/16 00:11

主題:慢遊小鎮

作者/李昂

「沒有鹿港就沒有李昂」這句話已經成為我的經典名言,差一點可以當作我人生當中最重大的宣言了。

鹿港何以對我有如此重大的意義,來自鹿港無可取代的獨特性。

最首先,她是我的故鄉,生養我的地方。我在鹿港生活到十八歲考上大學,才離開到台北來讀大學。

因為居留的時間夠久,地氣才接得起來。她一直是我小說中的最重要題材,幾乎出現在我的每一部小說中,只是比例或多或少。

我將她改稱為「鹿城」,以和實際的鹿港區別,方有創作者可以有無盡的想像空間,不必全然拘泥於史實、真實的地域、景物等。

何以能如此?因為這個以「一府二鹿三艋舺」在台灣的歷史佔重要地位的鹿港,因其古老、因其文化、因其風土民情……而有著無盡的魅力。

這是個有故事的地方,端看如何去發掘。

我以古老鹿港的舊時代來寫小說《殺夫》,當《殺夫》在日本出版後,引來注意,有讀者因此特地到鹿港作一趟文化旅遊,而首要目標是拿著《殺夫》,來找故事發生的地方。

有的地方滿足了日本讀者,比如鹿港眾多的廟宇,尤其是祭拜鬼神的地藏王、城隍廟,呼應了小說中陰森的情節。

不過不要忘了,那是1990年初期,鹿港相對上還保留了更多原來的氛圍特色。也在就是我在小說《看得見的鬼》裡面所講的:每一個轉角的街口都盤踞著一隻鬼魂。來鹿港找尋小說中的氛圍,仍有跡可循。

但當時也有立即讓這些讀者失望的地方,那就是小說當中花了很多筆觸寫的豬灶,屠夫男主角殺豬的地方。

1980年代初期,我因為要寫如何殺豬,還央求我的母親一大早四點鐘左右,帶我到豬灶實際體會,當然加上想像,才能寫出那些活靈活現的殺豬場景。

那個時候鹿港還有一個傳統的豬灶,可惜不久之後因為電動屠宰,不僅將它廢除,連同在豬灶前面的一個巨大的獸魂碑,也全部拆除剷平。

日本讀者說他們可以了解豬灶不見了,但是多希望在獸魂碑前還可以留影。

我以前不太能夠體會讀者這樣的心態,但現在看到旅遊要打卡拍照的普遍習慣,真的深刻的體會,我們一路以來拆掉的許多東西,真的是今日最好的觀光財,更不用講其文資方面的重大意義了。

往者不可追,生活上也面臨重大的變化,隨著鹿港作為一個觀光小鎮,維持其經濟較少見衰退,更為適應新的生活方式,年輕人自組小家庭搬出了老鹿港街區,更多的房子蓋起來了。填平了我小說中女鬼出沒的鬼氣陰森的池塘、郊區有林投叢的荒地……。

我不會要強調保留鹿港作為古老小鎮以利觀光,不顧居民新的要求與生活便利。但發展至今,鹿港的何去何從,恐怕還真的是個大哉問,不容易回答。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李昂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