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閱讀把我帶向世界

出版時間:2019/02/24 00:13

鍾文音/作家

每年台北國際書展結束,媒體就會出現「年度一則」和出版有關的新聞(其實是舊聞),當媒體報導台灣人平均約讀四本書(其中一本是臉書)時,我想的是媒體若天天將嗜血扒糞新聞換成文化新聞,我不相信會是這個結果。不問因,問結果,這是自打臉。

幾句話帶過的新聞,就像跑馬燈。

結束書展講座時,在一家咖啡館卻看見一個美麗女孩在讀《梵谷的遺言》,美麗又讀文學書的女孩,彷彿整間咖啡館都有了亮點。接者我看到一個小胖子在讀尼采,不憂鬱的尼采。我曾在住家鄰近小七超商書架看到諾貝爾作家馬奎斯的《百年孤寂》,當時十分驚訝,小七都是擺暢銷書或是科幻羅曼史的什麼總裁愛上秘書,竟有馬奎斯,這真是讓我感到「孤寂」的畫面。我想一定是小七採購進錯了,或小七有文青臥底。

隔天《百年孤寂》那本書竟消失了,沒再補貨。

走出不談八卦不談股票的咖啡館,我感覺很有能量了。台北咖啡館咖啡好喝,但卻少有讀文學書的人(大部分是看雜誌打電腦或做功課)。

常常有人問我為何喜歡去尋找作家的生命現場?

因為不是旅行把我帶向世界的,其實旅行的前行功課是閱讀。是閱讀的力量把我帶向繆思的現場,把閱讀當作旅行,把旅行當閱讀,平面與立體互為交錯。

心儀文學藝術家的生命現場,一種致敬,一種學習,一種執念的靈魂探訪,彷彿想要援引同道人,以減低身處文學荒原的寂寞感吧。

我大概花了十年左右的光陰,跌入文學家的鄉愁現場,探訪過台灣葉石濤、鍾理和、賴和、梁實秋,對岸曹雪芹、張愛玲、林徽音、徐志摩、魯迅、巴金、沈從文,世界的莒哈絲、卡蜜兒、西蒙波娃、卡夫卡、杜斯妥耶夫斯基、普希金、托爾斯泰、狄更生、雨果、巴爾札克、吳爾芙等人的生前故居。

帶著閱讀和作家開啟文字的古今對話,也藉此一步步涉入他們寫作的文本。

世界很大,我的步履從島嶼出發,走很遠很遠,在國際換日線的每個落日裡,我總是想要把這些作家的作品與生命故事帶回家,回到我的中文世界……在我的窩我的書房裡,重新寫出我眼中的他們,因而這幾年也出版不少藝術家與旅途融合的散文書。

世界太喧嘩,遮掩了文學的安靜,文學需要安靜的心才能擦出火花。

閱讀文學需要緩慢咀嚼,方能感受箇中的奧妙與如斯之美好。

如能帶著作品去作家的現場,那更是幸福之事。不過,光是閱讀就已經啟動旅程了,閱讀的想像,帶我們的眼睛飛得更高看得更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