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昂專欄:席德進資助「李昂文藏館」

出版時間:2019/02/28 00:11

李昂/作家

席德進資助「李昂文藏館」?

大家一定直呼不可能,席德進大師在1981年即過世,李昂文藏館在2019年2月25日才開幕,當中間隔37年,時間上根本對不起來,但是不妨請聽我細細道來箇中原由。

席德進在那個保守的年代,不隱瞞自己是同志的性向,執著於自己的創作的真性情,像我這樣書寫另類作品的作家,對他當然尊重而且喜歡。

他對我也有好感,並非有人污名化的說他凡女生都不喜歡。我們在藝文界稱不上知交,但往來也不少。
這就是為什麼他會替我畫這一張素描,而且要強調一下,完全無償。席德進孤身一個人在台灣,因為是同志,在那個年代根本不可能有家庭。眾所皆知,他對賣畫所得相當的在意。

1970年代台灣對於藝術品的收藏,與現在當然不同,很少畫家能靠賣畫生活,席德進對他的畫作價格在意,也是時代的必然。

記得當時,他筆拿起來,短短一、二十分鐘就完成我的這張素描。但他看著我的那個眼神,如此的具有穿透性,我至今能記得他厲銳的眼神。

有像我嗎?我覺得是被他美化了。雖然那個時候我還很年輕,像我的小說裡說的:年輕應該是個美妙的花季。

朋友則嘲笑說:因為我不是男生,所以席德進沒有辦法畫好我。

這部分我恐怕得同意。我怎麼可能和他那幅經典傑作《紅衣少年》來相比呢!

之後他發現自己得了癌症,在還有行動力的時候,要將畫作保留下來開紀念館。我知道他會有資金的需求,也喜歡他的畫,買了一幅他最拿手的水彩山水,作為收藏。當時花了五萬台幣。

大師在的時候,這幅畫一直掛在我台北市的家,他走了之後,我搬到郊外,這幅畫一直在一個畫家朋友李錫奇的倉庫裡,有一些不知道如何面對的感覺吧!

當中也有人出價要買,我就是下不了決心出售,一直留下來,也算是留下對他的記憶吧!

三年多前知道要做李昂文藏館,募款困難,才想到把這幅畫拿出來拍賣。

我對繪畫市場略微關注,知道他的畫在香港有很多人喜歡。也是台灣少數當代畫家,能夠上拍賣市場的。果真這幅畫賣了二十幾萬港幣。

對我的文藏館當然略有小補。然後我才回想到,當年買這幅畫,除了喜歡想收藏外,也不無為了大師當年要做他的美術館。而如今,事隔三十幾年之後,大師的畫作同樣的也幫助了我的文藏館。

人生中,或真是有些巧妙的因緣安排吧!

會不會覺得把它賣掉可惜呢?老實說並不太覺得。生命到這個境界,已經不是想要留下、掌控太多東西。在席德進的山水畫和為我畫的素描兩者之間,我留下席德進大師為我當年作的素描,在文藏館展出,更具獨特性,也是紀念兩人間,一個畫家和一個文字作家,之間的短暫交會吧!

 

李昂文藏館的許悔之題字。「網路基因」施俊宇提供
李昂文藏館的許悔之題字。「網路基因」施俊宇提供

來姑娘廟求愛情靈籤。「網路基因」施俊宇提供
來姑娘廟求愛情靈籤。「網路基因」施俊宇提供

李昂文藏館入口。「網路基因」施俊宇提供
李昂文藏館入口。「網路基因」施俊宇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李昂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