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咖啡的聲音

出版時間:2019/03/01 00:13

鍾文音/作家

只要進入小七就經常聽到「第二杯咖啡半價喔」,那個「喔」字輕輕揚起,不知何時所有的店家要表現親切都要加個「喔」字,就像不知何時知名連鎖咖啡館經常買一送一,且總是不斷建議你喝「大杯」(而不是建議你什麼比較好喝),整間咖啡館搞得像菜市場。

不太重視「聲音」是我進入許多公共空間的困擾,有的咖啡館雖然不錯,但進來的人說話的聲音、音量、音質)與談話內容,或者咖啡館播放的音樂,常讓整間咖啡館失色(我常懷疑台灣太吵導致許多人因而盲聽,對聲音無感,因為在咖啡館經常聽到人們說話的聲音大到不尋常)。

咖啡館為了生存,也得變形成複合式簡餐店,此是台灣自我發展成的特有氣氛,咖啡反而不是主角。比如中山捷運站附近巷子有家知名咖啡餐館,裡面的草莓鬆餅幾乎是主角,而我進去曾是為了喝米朗琪咖啡(但自從生意好到要排隊且還限制兩小時用餐,實在減低我想去的熱情),不過喝米朗琪咖啡仍讓我懷念起奧地利的旅次。

到奧地利者喝杯米朗琪咖啡,就像到義大利喝杯卡布奇諾般。

奧地利許多咖啡館是我心目中喝咖啡的好地方。在奧地利喝杯米朗琪(Melang),若站著喝,五分鐘就夠了,這咖啡順口,溫度又不至於燙。不過維也納人一點也不趕時間,他們只管沉沉地坐著喝咖啡。品咖啡,耳畔響起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這座城載著大量古典藝術和歷史的王朝原本顯得暮氣沉沉,但在咖啡館讓人五官俱開,味蕾是咖啡,眼睛是街頭藝人的表演,耳朵是悠揚的音樂。

奧地利到處是歷史風華的老咖啡館,這類老咖啡館的門面有著瀪麗的古典雕飾,廳堂高且敞,氣宇軒昂,連侍者都有一份貴族氣。

旅人朝聖的環城大道上著名的莎河咖啡館(Café Sacher),從窗外望向莎河咖啡館,只見幽黃黃的燈影下煙絲嬝嬝,推門而入,卻見東方咖啡朝聖團迎面喧嚷,使我又卻步了。

維也納人可不會到這家咖啡館當凱子,莎河的咖啡和蛋糕是有名的貴。當地人建議我到莎河鄰近的莫札特咖啡館。推門進入,讓我想起曼哈頓林肯中心對面也有家莫札特咖啡館。莫札特地下有知鐵定要跳上來演奏一曲《安魂曲》,好讓我們從消費主義中覺醒。

現在照顧臥床的母親,哪裡也不去,但也哪裡都去得了。只要研磨咖啡豆,注入熱水,醒腦的咖啡香即遍瀰漫我的眼耳鼻舌身意,把我帶向回憶的旅次,我猶如是咖啡豆尋香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