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瓶中美人的人生

出版時間:2019/03/08 00:16

鍾文音/作家

一趟旅程,可以是發現,也可以是終點。

一趟旅程,可以找到愛情,也可能找到了殺向自己的殺手。

詩人普拉斯在1955年以優異成績從麻州史密斯學院畢業時獲得了詩歌獎,之後又在一筆獎學金的資助下來到英國留學。但這卻是隱含毒藥的聖杯,因為這筆獎學生催發了普拉斯到英國,也可以說要了普拉斯愛情本命的一趟最初的旅程。

強烈的愛恨分明性格,一直是普拉斯的詩符號,就像英倫冬日的惡寒刺骨。

詩人唯一的小說《鐘形罩》(The Bell Jar),即電影《瓶中美人》的參考原型。我還蠻喜歡這本小說,一本當年罕見的小說,歷歷揭示生命成長的種種,毫無逃避那深埋的欲望,極力想要掙脫「鐘瓶」的渴望,她在心靈黑暗汪洋載浮載沉,想要攀爬可以打撈上岸的任何一塊浮木。

她以凝練精準的意象捕捉了生命的黑暗,描寫被陰影慢慢熬煮的受苦靈魂。

小說充滿詩意與透亮的觀察之眼,想想那時候的普拉斯年未三十,才華已是亮眼,只可惜她愛上了永遠難以超越其門檻的英國桂冠詩人泰德休斯,不論詩或愛情,普拉斯整個都籠罩在太陽王休斯的陰影之下,終至無法喘息,最後休斯的外遇,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也使得自裁死亡竟成了普拉斯唯一的超越。

《鐘形罩》是一本告白體小說,如詩的語感帶動了青春的晃盪往事。毫不留情地寫出家境富裕女孩世界的虛偽,指陳時尚雜誌界的矯情造作與紐約生活的浮華,同時又不吝惜寫出沉浮其中的自我迷惘,以及最後在精神病院的種種譫妄,故被視為是早期的一本憂鬱聖經。

當年普拉斯和同時代女詩人都善寫「告白詩」,以詩藝展演生命愛情的多維度空間,以詩的血色塗抹在愛情的祭壇上。

在那個還是男人所統領的世界,女創作者告白愛情與傷痕顯得獨特,帶著一種高貴而新穎的色澤。當然告白體早已一點都不新穎了,但說來奇怪,這類文體若文字好仍具魅惑性,因這把筆刀剖開真情之後血淋淋,很有渲染力。

很多年後,普拉斯得到普立茲獎,由詩人的女兒代替母親領取這個遲來以生命換取的勳章。

詩人繳械了生命,換取了當下火力全開的注目,與多年後的桂冠。

值得嗎?這沒有肯定或否定句。畢竟我們凡夫肉眼看不見另一個世界與未來所承載的樣貌,故哀矜勿喜且切莫效仿,因為每個個體都有不同的際遇,即使如是「因」,也將開出不同的果。

還是讀詩人以生命寫就的詩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