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專欄:委內瑞拉的啟示

出版時間:2019/03/18 00:04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2019年1月23日,委內瑞拉在蜂擁民眾抗議下,頓時陷於嚴重分裂。肇因於人民生活陷於嚴重困苦,全國近3000萬人口受到惡性通貨膨脹傷害,各項基本物資短缺,醫療、教育、供水、供電和交通運輸等完全停擺。國際貨幣基金(IMF)指出,2018年委內瑞拉通貨膨脹率高達百分之一千萬,2019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為負的18%。國際糧農組織(FAO)也指出,2015至2017年間,委國有370萬人罹患營養不良,嬰兒死亡率上升一倍。自2015年以來,已有大約230萬人為了生存流亡他國。

值得強調的是,委內瑞拉自1922年發現蘊藏豐富的石油之後,就由貧窮的農業國發展成資源大國,到1970年,其石油儲量居全球第一,石油產量則佔10%,委國人民從此依靠石油過著好日子,每人平均GDP竟然和美國在伯仲之間,而石油收入佔委國出口收入的76%、佔財政收入的一半。不過,石油固然帶來繁榮,卻也同時帶來腐敗,而且出現了權貴階級,貧富懸殊因而擴大,低層民眾心生怨懟。就在此時,查維茲(Hugo Charez)出現了。

出身底層的查維茲在1998年大選中,向委內瑞拉人許下超級福利,獲得窮人壓倒性的支持。上台後,查維茲對外高舉反美旗幟,迎合民族民粹主義。對內開始兌現競選承諾,宣稱要建設「21世紀的社會主義」,包括提供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建造200萬套免費住房給窮人住等等。

查維茲的運氣很好,執政後正逢國際油價持續上漲,國營的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成了查維茲的金母雞。賺來的錢則全部被查維茲用來進行他的社會主義實驗,委國人民一度成為拉美最富裕的國民,在世界各地瘋狂花錢。

不過,查維茲擅長分餅,卻不善於製餅。他改組了PDVSA,讓其親信掌控公司,卻沒對PDVSA做技術投入,讓這一經濟支柱的生產能力大為弱化。同時,他也放棄了其他工業的發展。查維茲大力推行國有化,把私營和外資大企業收歸國有,委國的信用因此破產,再也沒有跨國公司敢去投資。於是委內瑞拉經濟就幾乎全靠賣石油,查維茲當政中期,PDVSA已經佔到了整個國家外匯收入的95%。

不幸的是,國際油價在2008年底戲劇性由最高價150美元/桶下挫到40美元以下,委內瑞拉的經濟立即陷入困境,石油收入再也不能支撐福利體系。2013年,查維茲身患癌症去世,其時委內瑞拉的社會和經濟形勢都已十分嚴峻:高達20%的通貨膨脹率,超高的兇殺率,以及民意極度分裂。

在2013年的總統大選中,查維茲的副總統馬度洛勝出。馬度洛把自己定義成「查維茲之子」與「查維茲主義」的忠實擁護者,他延續查維茲執政14年來所推行的社會福利政策。儘管當時委內瑞拉經濟已非常困難,他仍然向選民承諾提高最低工資標準,並宣布將查維茲的遺體放入水晶棺內供人瞻仰。馬度洛痛斥美帝國主義,標榜自己反資本主義,激發民粹主義的支持。

這些做法擄獲了廣大查維茲支持者的心,穩住了相當多的選票。不過,馬度洛既沒有查維茲的個人魅力,也沒有憑石油就獲得充沛金錢的運氣,卻和查維茲一樣獨裁、腐敗、無能。他統治幾年的結果,積攢了多年的問題就開始爆發,讓委內瑞拉陷入「20世紀以來非戰亂條件所造成的人類社會最大規模的崩潰」。

委內瑞拉的悲慘經驗,再次證明了「社會主義和社會福利政策的確是通往奴役、甚至是地獄之路」的疾速快車。面臨2020總統和立委大選的台灣選民們,能不睜大眼睛對高舉社福和社會主義旗幟的候選人說「不」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惠林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