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NCC能解決假新聞?

出版時間:2019/03/19 00:04

鄭國威/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可能是「韓國瑜電視台」現象跟假新聞橫流,最近看到很多朋友跟意見領袖疾呼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該做事了。黃國昌立委直言NCC主委要知所進退,蘇貞昌院長更說「我們管不到它,它就變成什麼都不管!」NCC顯然已經成為「戰犯」。

說真的,NCC可能是台灣民眾最陌生或最不認識的政府單位之一,作為仿效美國FCC成立的獨立監理機關,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NCC到底在幹嘛、可以幹嘛,除了把《海賊王》卡通打馬賽克以外。
我同意NCC在某些任務上做得並不夠好,但在數位匯流的時代,NCC的相關業務真的很多,從5G、OTT、機上盒、網路治理、物聯網、資訊安全(像是華為)、基地台、數位隱私權、智慧城市與交通……到大家可能特別在乎的假新聞,都跟它有關。若只是因為受不了爛媒體,想透過「內容管制」跟「批鬥NCC」來解決,我認為是搞錯了方向。

媒體與電訊業匯流對社會有正面與負面的影響,同時這個產業也深受其他因素影響。好壞後果通常伴隨共生,無法有好無壞,也不會只壞不好。就如同facebook、YouTube可以讓網紅展現自我跟創業,也可以成為戀童癖、陰謀論者與假新聞傳播者的樂園。

當我們討論「管制」媒體與電訊產業,要記得,不是只有「管制」跟「去管制」。如同所有其他產業,一定程度的政府管制必然存在。差別在於管制的結果是利於公共大眾或是少數財團(以及財團背後的控制者,像是國內外政治勢力之類的)。

回顧國內外的案例,「去管制」讓市場決定勝負才是好棒棒的說法,跟「加強管制」才能抑制目前亂象的說法,都有不足之處。因應整體環境與科技迅速變化而「再管制」,才是NCC成立跟存在的目的。長期來說,NCC的目標應該是讓自己不再被需要,不該因為官僚組織的慣性朝疊床架屋的方向生長。

以管制對象來區分,大致可以分成「結構管制」跟「內容管制」。前者比較重要,治本,但比較複雜、困難。後者比較速效,治標,但後遺症也來得很強、很快,特別在民主國家。

NCC長年的問題是無法真正在結構管制上做出成果,而內容管制有時過當,有時無關痛癢、後知後覺。但,這就是內容管制的本質,不管怎麼做永遠無法討好所有的人,而且會讓事情越來越複雜。

結構的病因深重,讓內容的病徵更難救。累積到一個爆發點,大家受不了了,就會有很多人要NCC強力管制內容,覺得NCC根本就是無作為的單位,例如現在。但不免變得像是某一群人的品味試圖否定另一群人,簡單來說,我可能討厭韓國瑜電視台的亂象,但有些人(例如我的一些家人跟好友)很愛啊,他們的品味就該被我的品味打壓嗎?如果反過來,我會接受嗎?

NCC若真的大力管制內容,結果會有如《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翻版,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人們會被迫選邊站,言論自由、媒體亂象、政府權責、選舉勝負、商業利益會全部混在一起,戰場急速擴大,反而把真正的問題——結構再管制——忘了。

但尷尬的是,結構再管制(檢討目前管制手段、透明公開討論)太難、太複雜、會影響衛星、有線電視系統業者、電訊業者、頻道業者、製作單位……只要想動,政府就會面臨很巨大的反撲,而民眾對這些事情理解太少,真要參與起來也覺得麻煩,因此民意從來就無法真正成為結構改革的後盾,NCC一直沒有大動作,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更何況,NCC做的決策也不一定是對的。

那不就卡死了嗎?其實不會。因為媒體環境又變了,現在MOD已經有200萬用戶,傳統業者的反撲能力下降很多。像NCC這類管制單位,從過去到現在,最該做的就是「提高公民的媒體與電訊素養」、積極辦理能夠讓公民參與的思辨跟審議活動,讓大家知道現在這個樣子到底怎麼搞的,NCC到底打算怎麼做?利益相關者有誰?把更多資訊透明化、讓台灣的知情公民達到一個臨界量,並能夠參與決策。

總之,消弭公民理解與參與NCC結構管制任務的落差、建立公開透明的制度、邀請各領域學術、知識社群投入行動、擴大社會對話,會是我更希望看見NCC來努力的方向。內容管制真的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出大包,如果假新聞的成因之一就是因為人們對政府的信任不足,那麼給予政府更多權限,只會造成反效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