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丈量時間的青絲

出版時間:2019/03/22 00:12

鍾文音/作家

我經常為美麗的事物耽擱,但唯一很少賺到我的錢的地方竟是和「美」最相關的美髮院與美容院,原因是我有個怪僻,不喜歡別人碰我的頭,當然頭部還包括臉。小時候母親抓我去剪頭髮,我都哭哭啼啼的,母親就叨念說妳真搞怪,這要妳的命嗎?

我很少進美髮院,因討厭被碰之外,還因對氣味過敏,另外就是不想依賴別人,舉凡要長期依賴別人才能完成的事情我都盡量避免,比如剪髮比如按摩做臉之類的,偶爾為之去幾次尚可,但通常我很快就懶得再去,要約時間的更不會再去,絕對是屬於討厭買使用券之類的人士,如果不小心買了券,也會放到失效或遺失了券。我連修剪指甲都很懶,經常是喀嚓剪下了事,更別說細心塗抹指甲油之類的。

但我很喜歡幫臥床母親剪髮(怕她熱),母親的頭髮是丈量生命時間的青絲,寫滿了愛的刻度。

發現身邊不少朋友陸續留短髮(除了原本喜歡或適合短髮者例外),自覺有點年紀後而留短髮者多半是因短髮中性且好整理,也因若髮質不好又有白髮的話,留長髮參差不齊不好看。

曾有朋友問我,到幾歲就不能留長頭髮了?啊!有規定嗎?我聽了甚奇。(當然我知道朋友的意思是幾歲就不適合留長髮,免得後面看是少女,前面看是少女的媽。)

古代女人不都留長髮,怎沒這個髮絲長短問題。後來我想是因為古人的衣裝適合長髮,現代衣裝長短髮皆任君選擇。但夏天來臨,最易想要衝動剪短,但打開衣櫥,發現都是適合搭配長髮的衣飾,也就暫時斷了念。

朋友說,妳長髮形象這麼鮮明,剪了會變成鍾文音的妹妹。

好可愛的說詞,當妹妹也蠻好的,但想總有一天會走到要剪短髮的時候吧?

至少目前我仍留長髮,每季自己修個兩三公分,因不喜進美髮院也因懶,就一直留長直髮。

我每天念的文殊菩薩經文有一句話:「手執寶劍斷盡煩惱,斬卻萬有輪迴根」,髮絲象徵煩惱,故出家要先落髮。

母親看護阿蒂剛來我家時頂了一頭短髮,現在她的頭髮留多長就代表她看護母親的時間有多久。阿蒂的髮絲已然長到胸口了,無言的黑髮如瀑,若隱若現的熱帶雨林已然像是一座遙遠的夢境。她的兒子已四歲,每天她和孩子視訊,孩子巴望著阿蒂快點回家。

我、母親、阿蒂,三個女人的空間,角色除了母親就是女兒。

只有我是永遠的女兒,我的長髮躲著煩惱,但更多是藏著相思,丈量愛的時間刻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