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言論自由的日子或許不多了

出版時間:2019/04/08 00:01

周偉航/大學教師

昨天是「言論自由日」,而最近也有一系列與言論自由有關的爭議。從NCC終於開罰數家電子媒體,到「過去滿嘴殺共匪,現在不准罵共匪」的話題,雖然總有人說「台灣就是太自由」,但台灣離學界標準的言論自由,似乎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言論自由是《憲法》保障的個人權利,因此政府作為與法律規範會是檢視的重點,一些擁有極大影響力的宗教、商業、媒體與其他社會團體,也都可能破壞或干預個人的言論自由,亦需要詳加注意。但多數台灣人不太重視這些可能的威脅,反而認為言論自由就是「他可以隨便亂講話,但別人不能罵他」。這就是連基本概念都搞錯了。

言論自由大致上可包括三個面向,第一是個人能選擇何時、何地對何人表述何種內容,並因內容而承擔相應的責任。所以言論自由並非講了不用負責,亂講話造成傷害,還是應受到懲罰。政府會保障你講話的權利,但你亂講話造成傷害,這業障還是要你自己面對。

言論自由第二個面向,是他人可以針對你的意見進行批判。你有自由可以講,他人當然也有自由來批評指教你。有些人覺得政府應該保護他罵人的權利,卻應該處罰或禁止那些罵他的人,這根本就是邏輯不通、莫名其妙。

第三個面向,是他人可以拒絕聽取你的意見。有些人找不到聽眾,因此在公共空間強迫大家一定要聽他的高見,但拒絕聽取意見也是種言論自由,因此社會大眾只要不想聽,當然可以拒聽、拒看。他們不能遮你的嘴,但可以主動離開,或是關電視、轉台、抵制不買報紙、雜誌,這都不算是破壞你的言論自由。

這三個面向的言論自由很難只靠民眾的道德良知來維護,因此政府就有必要依法保障,更不該限制個人行使這三向度的自由。但科技進展太快速,舊法律與傳統體制很難因應新狀況來做出反應。

像是對於當前熱議的「假資訊」,該如何在不破壞言論自由的狀況下來控制呢?事前審查會對抗到上述第一面向的言論自由,在網路時代也很難執行,但事後針對假新聞來開罰,又有點緩不濟急,而且被罰者可能裝傻,硬把「言論自由」講成「言論免責」,將政府依法開罰扭曲成壓制言論自由,這也會造成後續執法的困難。

對於類似「戰爭」行動的惡意政治宣傳,就更難處理了。最近各界都在討論傳統媒體與新媒體被紅色資本入侵的問題,這應該事前阻斷嗎?還是等他們「出手」再來處理?我們如何判斷哪些言論是會威脅言論自由的言論呢?

對於這些問題,學界仍難有共識,就別談去說服廣大民眾了。要讓民眾知道「批評你的言論,也是種和你對等的言論自由」都還是漫漫長路,要讓他們理解「目前看來是言論自由的狀況,將來可能反而讓你失去言論自由」,就更是件浩大的工程。

但有些事,是看出問題的人應該勇於承擔,並立刻努力去做的。無知的民眾不會是自由的敵人,那些「裝成不懂」的破壞者才是。在找出政策解決方案之前,利用「目前還有」的言論自由,指出那些利用言論自由圖謀不軌的人,是任何相信民主自由的人都應該做的事。否則言論自由的日子,或許沒你想像得那麼多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