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賴芳玉專欄:沒有一無是處的婚姻

出版時間:2019/04/10 00:11

賴芳玉/律師

前些時候,我和一群心理師、社工夥伴們再度投入家事調解工作坊。由於課程著重於自我覺察與夥伴間分享,投入越深,收穫越多,激盪出的學習能量特別強。

家事調解現場,故事非常多,幾十年的婚姻、愛恨情仇與記憶,濃縮在小小的空間裡對話,情緒與情感特別濃稠。夫妻倆多久沒有好好對話了?或說為了維繫表象的家庭,有多久沒能說出真心話了?有多少的委曲,就有多少隱藏的淚水,有多少的痛苦,就有多少隱瞞的憤怒,有多少的愛,就有多少的不堪回首。

一位律師朋友從調解現場回來時,她說:「這案件調解成立了。」我非常訝異,那對夫妻吵得不可開交多年,財產紛爭近千萬差距而無共識。我問:「那男人願意支付高額財產?而且也提供擔保了?」律師的思維與立場,總因為維護當事人權益而必須提出風險考量,她代理的是妻子,因而我提出這個疑問。她搖頭,「那位女性當事人說,這個男人雖然在婚姻中不適格,但他事業上重誠信,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看來這句話,鬆動整個僵局,「當時,那個男人悶不吭聲。直到簽署離婚那一刻,那男人起身向妻子深深地鞠躬。」這位律師動容地望著我:「他哽咽地對著妻子說:謝謝妳十幾年照顧這個家。這句話說出那刻,妻子哭了,在場的人全部都含淚看著這對夫妻。」那句相信及這句的感謝,多有重量,承載著十幾年的婚姻及多年紛爭,也讓我先前質疑法律擔保的說法,變得如此庸俗。

一日,我望著一位律師朋友笑吟吟地從家事調解現場回來,她的眼睛冒著粉紅泡泡,「那對夫妻離婚了?」她神祕地點頭,我訝異地問:「離婚了?前陣子丈夫不是正在追求妻子?」在煙火四起的離婚訴訟中,某日丈夫突然含情脈脈地邀請妻子約會,有話想對她說。這個妻子嚇壞了,趕緊打給律師詢問:「這是甚麼策略啊?我怎麼回應?」律師和她兩人都覺得那男人自是為達訴訟勝訴而故意使出的招數,於是妻子告訴丈夫:「碰面可以,但必須律師在場。」沒想到這男人真的很有勇氣,在律師這個幾百瓦的電燈泡在場下,依然忘我地對妻子敘說自己的感情。妻子破題地問:「你答應離婚了?」這男人點頭。妻子狐疑地問:「你也答應離婚的條件?」這男人溫柔地問:「妳的條件是甚麼呢?」妻子再次正式提出財產分配的條件,沒想到這男人竟是回應:「但我想給妳更多。」我聽到這裡,對於這男人的撩妻術,佩服到五體投地,我詢問這個律師,究竟甚麼變數打開這個僵局?她說:「這男人提到某夜走在路上,突然察覺自己怎麼可以如此對待最初的愛,還提到初識的點滴。」這些話讓這個妻子回到少女時代的嬌羞。後來雙方離婚調解成立,條件真的比妻子要求的還優渥。

這些故事不過是家事調解程序的一角,讓我們體悟再糟的婚姻,也不會一無是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