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我的單身食堂

出版時間:2019/04/12 00:11

鍾文音/作家

我算是一個容易配合別人的人,因為我以為堅持自己是要在作品裡堅持,而不是在人情世故上堅持。人情世故裡,我喜歡隨喜,反正短暫相逢,何不把自已放鬆。

我的單身食堂的口味變化,和當時的狀態很有關聯。

比如現在母親生病,所以我這幾年為她祈福,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多半吃素,但遇到朋友邀約,就隨眾而吃,絕不麻煩別人。唯獨一點我怕蒜味,很多人以為我因宗教信仰,但其實從小就怕味道很濃的食物。

除此我對食物寬容,我這個雙魚族像是古老輪迴的收納者,覺得每個人都有好的一面,每個人都有不同面相的吸引特質,所以際遇裡的生命密碼若不小心在我面前突然打開,我就忽然沒了原則,平日掛在嘴巴的堅持也消失了。

我這個不下廚的人,朋友卻都頗擅美食,且多半會下廚。我經常隨著朋友就這樣一路吃肥,或者朝相反方向地一路厭食。臉頰那兩塊小肉肉的消亡曲線,足以見證我的美食與感情。

我是那樣容易被看穿,總像是一個女神急著走下舞台,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入人群,在愛情市場裡秤量自己的斤兩。

如是,我的美食地圖遊蹤,背後連結的是愛情客體的變化。遇北方漢子,我就成了北方麵食的迷戀者。遇南方人我就成了南方安逸。遇藍眼珠者,我就成了異國料理蒐集者。遇山城人,我就化作山地姑娘。遇討海人,我甚至會駕船出航捕魚。遇修行者,我就成了素食者。遇回民,我就不吃豬肉。遇藏族,飯前會先念咒語加持食物。遇韓國人就猛吃泡菜。遇美國仔,漢堡吃不完。遇中東印度人,我的身體可能沾染羊臊味而不自知。啊,這樣的美食人生,如此幻滅如雷電的愛情。

「餐桌上擺滿食物時,若有一道菜大家都動也不動,那道菜鐵定不好吃。」餐桌上的笑話多和身體的隱喻有關。有人聽了接腔:「躺著的人動也不動,也鐵定不好吃。」有人笑著說,接著眾人說的也大概都不離一些關於嘴巴的老葷笑話了。

食物不僅和個性習氣有關,更常和身體連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人絕對和吃素吃清淡者有著不同的脾性。

我有幾回到中東和印度旅行,到當地的餐廳用餐,當侍者送來餐點時,我聞到他們的身體散發濃烈氣味,我想就是停電,我也可以循著氣味找到人呢。

我們的身體就是我們所吃的食物,可真是有道理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