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昂專欄:詩人又是抄經人

出版時間:2019/05/02 00:12

李昂/作家

同樣寫作,認識許悔之多年,也看著他一路走來,歷經心靈的重大波折,如今在作為抄經人創作的手墨作品中,找到了出路。

不知道是不是生命必然的過程,許悔之先作為詩人,後成為抄經人,總讓我不覺得想到此道中一個最高妙的例子:弘一法師。

年輕的李叔同男扮女裝舞台上演出,之後成為守著最嚴苛律宗教義的弘一法師,恐怕是追尋此道者的最高典範。

看過許悔之年輕被譽為文壇美男子,能詩善編,又得到眾多女性的青睞,可說集一切美好於一身。

但他的內心,始終潛在焦慮不安,往後他也明白是某種躁鬱。我看到的是他其實有著封閉害羞的自我,但編輯工作又必須多方接觸,作為一個完美主義者,當中的衝突自不在話下。

對自身的否定,到關鍵的2003年,身心累積乖離痛苦,在壓抑陷落煩躁中,幾度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從抄華法經觀世音普門品中,尋求到了自救的力量。

但因緣其實更早開始,13歲的時候讀到金剛經,許悔之至今仍記得當時那種震撼。年少的歲月,長路騎單車到圓光寺,已埋伏了往後的救贖。

救贖來自持續的抄經,抄經需要專注和誠意,更因此和諧統一混亂的自我,一如是個自救的過程。而許悔之強調,並不是因此就完全沒有煩惱,只是煩惱時間縮短,可以順利度過苦痛。並可達到消遣自己耍寶,追求禪定、內化呈現無我。

我個人強烈的以為,是佛法與詩歌的融合,造就許悔之與一些其他抄經者的不同。能創作的詩人的獨特敏銳,必得大半前生在紅塵俗世中翻滾。但也是因為詩人的心,對字有著感情,一當要視覺呈現要寫的字,能發揮發現純粹的美麗,手墨因而水到渠成順勢完成。

一路看許悔之寫字抄經,也見到他時或有的壓力,詢問於他,他的回答是:壓力來自展覽,並非抄經本身,我方釋懷。真感到許悔之將佛法、文字、詩結合,將自己作為法器,以詩織衣,希望能有能力放出微光,或能給人安慰。

此次「以此筆墨法供養─許悔之手墨展」在佛光山寺/佛光緣美術館總館展出,到5月5日結束,可以有最後的機會去參訪。佛光山的展覽之後,許悔之將到上海「城市藝術博覽會」,作主講貴賓。

生命至此,我真的要說,很高興看到朋友有此好緣。

 

許悔之,2018,不求恩報。
許悔之,2018,不求恩報。

許悔之,2018,犀牛角上有滿月。
許悔之,2018,犀牛角上有滿月。

許悔之,2018,菩提冊頁。
許悔之,2018,菩提冊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李昂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