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昂專欄:新加坡原味「珍寶」

出版時間:2019/05/23 00:14

李昂/作家

新加坡的「珍寶」海鮮來到台灣一陣子了,這個餐廳,是我學習美食的一個明顯的分水嶺,值得談談。

到新加坡開會、演講,在地朋友為了表示隆重的待客之道,會請到「珍寶」 。

我們在台灣吃螃蟹,通常個頭不大,而且喜歡清蒸。我們更因此以為,這是吃螃蟹的不二法門。

所以開始在「珍寶」吃那麼大一隻沙公的時候,我刻意的避開辣椒調料,也沒試就以為很辣。而且還沾沾自喜自詡我基本上不吃辣,因為辣椒太霸味了,會把味覺破壞掉,試不出食物的層次。

接下來出乎意料,那沙公品質極佳,雖然個頭那麼大,沒有想像中的粗,而且因為肉多能大口集中,鮮味滿口飽滿,另有那種大口嚼肉的快感,是吃其他螃蟹少有的。

才開始想到不可以有先入為主的成見。更神奇的是接下來,吃多了螃蟹肉之後,像我這麼挑剔的人,開始感到缺乏變化,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試那辣椒醬汁。

然後知道被打敗了,因為那辣椒並沒有想像中的辣,略帶自然甜酸,刺激出蟹肉原直白的鮮味更無腥的甜美,好像上了脂粉的美女,多了一層豔色,更加動人。

我當下心中直呼:下次不敢了,不敢再以習慣了的飲食品味,還未嘗試,就對不曾試過的食物加以判斷。

到國外吃飯,或者到不熟悉的餐廳,最怕的是心懷成見,背負著自身習慣了的飲食方式、口味,不肯妥協。一旦發現與自己熟悉的不同,二話不說,就認為不值得吃、不好吃。

我全世界趴趴走、相當集中火力的吃了20幾年,雖然常常小心提醒自己,還是不免疏忽,就像這第一次在新加坡吃「珍寶」,上來的螃蟹大到有碗公的大小,立刻就覺得肉質一定很粗,又看到裡面的辣椒調料,心中暗道:真不會吃螃蟹,這些味重的調料,會掩蓋螃蟹的天然鮮味。

結果全然不是這回事,等於是給自己上了珍貴的一課。

所以在台灣吃珍寶,我二話不說的又點辣椒螃蟹,除了調料是直接從新加坡的餐廳運到台灣,吃出記憶,也吃出曾有的一段美食心路歷程。就更開心不用飛五個小時到新加坡吃珍寶了。

其他的菜餚,台灣與新加坡差別不大。比如加了咖啡味的摩卡排骨,值得去探究像新加坡這樣的地方,西化程度在亞洲是繼香港之後,但也會有著馬來西亞式小吃喝咖啡的特色,因此形成了加咖啡的排骨菜式的文化特色。

這些,都是我們從像珍寶這樣子的餐廳裡,可以進一步來探討的。

 

荔蓉干貝
荔蓉干貝

摩卡排骨
摩卡排骨

麥片蝦球
麥片蝦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李昂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