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賴芳玉專欄:離婚的這一天

出版時間:2019/06/05 00:11

賴芳玉/律師

如果結婚,有來賓致詞,那麼離婚,也該有致詞,於是我寫了這篇文。

離婚的這一天,是甚麼樣的心情?

決定的那一刻,對未知有了很多的想像,茫然?含恨?恐懼?重生?

律師會告訴妳,很多人都這樣的,很多周遭朋友也都離婚了,還不是好好的,那有甚麼好恐懼的?

但妳還是如此依戀,彷彿人生的許多甚麼的甚麼,將從指縫中流去,不知道流走的是甚麼,但可以確定的是,留在掌中的是空虛。

這個決定,妳懷疑自己是否太任性?不是沒有看見孩子的哭聲,不是沒有聽見孩子的心願,但妳真的不想繼續這一切的一切,即便所有的人包括妳自己,都在譴責太自私,不知道未來會變成甚麼樣,但可以確定的是,自責將陪妳在許多的夜裡。

這一刻,是遲早的,該早有準備的,婚姻中的許多時刻,對方已經宣告多少次,妳又回覆多少次,「好啊,明天就去戶政事務所」。說很多次,也沒成真,說久了,彷彿就覺得不會有那一天,但所有的預告、都在今天成真。

直到此刻,妳還是不斷反覆自問:這是真的嗎?真的離了婚嗎?那個人真的和妳再也無瓜葛嗎?那個和妳曾經共享最私密的人,真的不會再出現妳未來人生裡嗎?那個人真的就此放過妳嗎?

這一天,是盼了多久,歷經多少戰爭,才得到的結果,妳該大笑、該歡呼、該為勝利的此刻,開香檳酒慶祝,但妳為何如此想哭?如此的痛?就好像魑魅魍魎帶走妳身體內的靈魂,讓當時的爭取,彷彿是求死似的,讓妳變得如此可笑,讓妳如此困惑是否做了錯誤的決定?此時,腳是浮在空中的。

妳明明還這麼困惑,卻要佯裝勝利者的微笑,慶祝自己脫離黑暗,才能彰顯著對方的失敗,讓那個人後悔,但裝出來的微笑和堅強,真是很累。.

他應該是高興的吧?那個人現在正在慶祝吧?可能就和那個虎視眈眈等著接收妳所有一切的人,在某個餐廳大肆慶祝吧,也或許在那張妳花了許久才捨得買的緞面床單上滾著床單吧。妳很恨,恨那個人絕情、恨那個人忘恩負義,那個人是全世界最爛的人,但法官聽他的、很多朋友竟然也看不清真相,還相信那個人的虛假?這世界太可笑了。

妳怎麼可以就此認輸?妳應該再去找更多證據、找更厲害的律師,撕爛那個人無恥的笑、扯下那張裝可憐的虛偽、噁心的面具吧。

但妳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瞬間離去的喜悅、陡降的低潮、失控的憤怒、無盡的孤寂、揮之不去的孤寂,弄得妳筋疲力盡,這一天,該開心的不是嗎?但怎麼還不來?明天會來嗎?

然而,我會想這麼說:今天是幸福的,離婚的這一天,無論妳帶著甚麼樣的困惑和心情,離婚和結婚一樣,都是想像幸福開始的第一天,如同郝思嘉在《飄》的最後一句台詞,「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因為過往的磨難,將會在明天遇見更好的自己,比結婚前的妳還要更美好,我將以見證者的心情獻上此刻的祝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