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魚夫專欄:趣談古早時代寄藥包

出版時間:2019/08/30 00:13

魚夫/作家

現在台北的衡陽路23號賣潛艇堡的Subway在日治時期曾經是「辻商店」,也曾是「榮町藥局」。

日治時期的藥局商品不只醫藥,醫藥品也因台灣人習慣漢藥和日製成藥較為昻貴的原因,大部分不得不兼售漢藥和西藥;藥品之外,「藥種商」也陳列化學相關製品,諸如爆竹、火藥,甚至連化妝品、冷飲和吳服等也在品項之中,1876年創立的廣貫堂來台後,1905年以台南為主要基地,本來販售西藥為主,當年的營業額達4萬圓,主力產品為寶丹、奇神丹、健胃散、薄荷冰等,療效甚佳,銷售甚廣,然而並不僅止於此,1906年中川廣貫堂且發行彩票,還曾轟動一時。

1921年的6月,台灣藥友會在榮町藥局附近的新公園(今二二八紀念公園)附近圍起約1500坪的面積舉辦「藥事衛生展覽會」。這次的展覽是為了普及一般民眾藥事衛生觀念,推動現代醫療,不過這在交通不便的偏遠鄉間,醫生或藥局為數太過稀少,相對的乃有寄藥包的行銷生意順勢崛起。

1929年的2月7日《臺灣日日新報》一則標題為「賣藥行蹤可疑,新竹郡正取調中」的報導,指出有位日本富山縣藥商到新竹配置藥袋,實際上是「先用後利」即先用後收費,這與當時「內地」的「家庭配置」販售模式相同,一般認為這就是後來台灣人「寄藥包」的濫觴。

所謂家庭配置是將諸如感冒藥、腸胃藥等分別包裝,且附上訂購單,僱用台灣人到各個鄉村去挨家逐戶的推銷藥品,先使用後付款,每隔三至六月巡迴一輪,這倒也解決了偏遠地區的部分醫療需求,更衝擊了傳統漢藥市場。

那些包裝好的藥品被稱為「成藥」或「便藥」,日後又改稱「家庭平安藥」或「家庭常備藥品」;藥廠的推鎖員則被稱為「賣藥郎」、「送藥生」、「賣藥仔」、「寄藥仔」與「寄藥包仔」等等。

寄藥包仔為防他人來搶生意,就會跟消費者套交情來鞏固地盤;其次又因識字者不多,於是在藥包的印刷設計上乃以圖形示意,譬如藥包上印有蝦子、烏龜和掃把,就是專門治「蝦龜掃」的咳嗽藥,如今回頭審視,還真創意十足。

戰後台灣早期還可以看到寄藥包仔騎著「勝利牌」腳踏車穿梭於鄉間林野,後來改成摩托車,只是這一切皆已成追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魚夫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