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恩專欄:台灣認同創新高的時代意義

出版時間:2020/07/05 21:32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上周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公布針對全台民眾的最新民意調查結果,認同自己只是台灣人的比例創下歷史新高,而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者認為自己兩者都是的比例,都達到自1992年開始調查以來的歷史低點。

在剛解嚴後1992年的第一次調查開始,這份問卷固定問民眾「你覺得自己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都是?」1992年時,有26%台灣民眾認為自己只是中國人、46%認為都是、18%認為自己只是台灣人。而2020年的同一份調查,有2%認為自己是中國人、28%認為都是、67%認為自己只是台灣人。 

在不到30年的時間有至少5成的台灣民眾從部分中國認同轉變為只有台灣認同,這個比例遠非世代交替的每年1個百分比可以解釋,而確實是人心的轉變。尤其從2018年至今,短短兩年,認同自己只是台灣人的比例就上升了13%。去年底國際民調公司皮尤在台灣第一次執行的民調,也有相同的結果。事實上,從世界各國有獨立或分離運動的國家相較,台灣認同的形塑與成長,速度與幅度都遠大於卡泰隆尼亞、魁北克、香港等地。

兩岸共同體邊界已分明

當然,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會有這樣的轉變並不奇怪,畢竟已經實質獨立,所謂的中國已經為對岸代表。而兩岸從選舉、日常生活、口頭用語、甚至飲食習慣上都各自發展,在歷史的追尋與詮釋上也逐漸以各自為中心出發,認同的邊界符合能想像共同生活方式的共時性邊界。此時所謂的雙重認同,可能只限縮在文化、語言與家族淵源上。

這份歷史新高的台灣認同被筆者與好友轉載至推特後,立即被美、歐、日、澳、韓等智庫學者轉錄數百次。世界各國學者對於近兩年快速加溫的詮釋,大多與近年來中國鎮壓香港抗爭、習近平主席新年談話、以及防疫表現有關。習主席把九二共識等同於一國兩制,然後鎮壓香港抗爭後用《國安法》消滅一國兩制。這樣毫不遮掩的陷阱,連兩岸交流見長的國民黨都不太想走進去,使得國民黨的兩岸政策爭辯至今仍無定論,畢竟不是操之在己。

而各國學者對於這個趨勢的詮釋除了對兩岸衝突可能性上升的擔憂外,就我所看到的,更多是對於台灣與南海各國、印度、日本之間的策略與串聯更為重視。這份調查結果已經提供了國際策略聯盟的民意基礎。
就在政治大學同一份民調中,支持現在或未來獨立的民眾也來到了35%,同樣是近30年來新高,而且也是兩年內幾乎加倍。過去台灣民眾大多因為潛在戰爭的陰影而選擇維持現狀,但其實現狀或維持二字本身都是浮動的,而喊出獨立有拉力也有推力。

筆者撰文之際正好是美國獨立紀念日,根據歷史學者使用日記等資料研究,當初美國獨立戰爭時,波士頓地區的成年男性支持獨立的比例只有4成左右,且獨立之時,美國國父們討論的不只是跟英國政府之間的武力對決,更需要處理法國的外交支持與國際貿易通道順暢,本來也是多面向的考量。對於已經有軍隊訓練與徵稅權的台灣來說,獨立的定義自然跟當初北美十三州不同,但當更多人願意喊出獨立,而不只總是維持現狀,才能拉出獨立定義與過程的空間。

政治攻防聚焦國內政策

而就國內政治來說,這是第一次台灣認同者的比例比雙重認同者的兩倍還要多,佔全體選民的三分之二。純粹從數學來看,這意味著第二個本土派的政黨已經有足夠的票數可以成為第二大黨,這是過去從來沒有的局勢。的確,在年初總統選舉過後,這半年來的政治討論與攻防,有更多是聚集在國內政策,包括能源、房價、土地徵收、鐵路等,甚至連準備加溫的高雄市長補選,都尚未出現主打只加強兩岸經濟整合的政策主張。在共同體邊界分明之後,這樣聚焦在本土的政策討論才是傳統民主政治正常運轉的聲音。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