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陳雪專欄:我們與霸凌的距離

出版時間:2019/05/17 00:12

陳雪/小說家

高中時讀的是女校,有一群親密好友,但上大學後,我習慣的那種女生跟女生親密的關係一下子被改變了,大一住的是女生宿舍,一開始我仍與我喜歡的女同學親近,感覺就像姊妹一般,我是以對待高中同學的心情對待她們,也以為自己在新環境裡這麼快交到好朋友感到開心。

但過不久,發現大學女生宿舍的生態很奇妙,各個宿舍之間會互相比較,每一間宿舍都是一個小團體,而這些團體也並非總是均衡的,有時誰跟室友不合,會跑到其他寢室說某某的壞話。那時對我來說,是第一次離開家這麼遠,學校在山上,宿舍等於就是我暫時的家,聽見大家私下的各種耳語,這種表裡不一的狀況讓我膽戰心驚。

當時有一位僑生M住在宿舍裡,她的室友L常來我們的宿舍聊天,起初都還誇讚M,不久後就開始抱怨她,說她很小氣,愛佔小便宜,又常說台灣不好什麼的,起初只是些抱怨,但日子一久,漸漸地,我感覺到宿舍裡似乎瀰漫著一種「M是個討厭鬼」的氣氛,好像誰都跟她有一筆帳要算,M確實算是白目那類型的人,但因為我自己也是不擅長人情世故的,對於M我沒有太多異議。

大一下學期,L就搬離了與M的宿舍,那時大家知道可以換宿舍了,也颳起一陣搬家潮,誰跟誰要好,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因為沒有任何人要跟M住在一起,她就搬到了二樓跟其他系所的同學住。「沒有任何人要跟她住」的傳言一直不散,即使再強悍的人也會受不了,M逐漸跟班上同學疏離,大二她就轉學了。

大二上學期,我跟L成了室友,我們都喜歡文學,常一起分享各種書籍,也覺得很談得來,L為人豪邁,常請大家吃東西,也常送我禮物。不到半學期,有天我發現L不跟我講話了,我問她什麼,她都不回答,就把我當作空氣一樣,四個人的宿舍裡,有一個人不跟另一個人講話,逐漸地,其他兩個人也不怎麼敢跟我說話了,每天下課回到宿舍,大家看到我,會突然中斷剛才的話題。有時她們會自顧自地聊天、吃東西,但忽略了我的存在,如果我開口說話,大家就會各自去做自己的事。那種明顯的、刻意的孤立,瀰漫著我們的寢室,我想破腦子也想不通,到底我做錯了什麼事。

後來從其他同學那兒得知,L數落我的不是,原因幾乎跟M一樣,我也才知道L一開始也是跟M非常好,但是埋怨累積到一個地步,她就由愛生恨,開始散播她的壞話。後來我搬離了宿舍,自己到外頭租屋了。

多年後我才想到,當時我沒有為M發聲,以至於當我成為被霸凌的對象,也沒有人為我站出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陳雪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