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有忠:病毒讓民粹升級為民族對抗

出版時間:2020/04/10 21:35

沈有忠/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理事長

新冠病毒(俗稱武漢肺炎,COVID-19)自年初爆發以來,從中國華中大城武漢蔓延出去,迄今歐美淪陷,甚至尚未到達高峰,疫情嚴重程度比起中國尤有過之。在疫情擴散至全球以後,全球許多民主國家社會內部的輿論,以及政黨政治發展的趨勢,都出現了轉彎的趨勢。而中國本身在疫情稍加控制後,也開始利用宣傳(大外宣)搭配醫療外交,帶動輿論風向並希望扭轉長期以來的負面形象。

在疫情發生以前,過去1、2年許多民主國家的政黨發展與民主政治,飽受民粹主義的威脅。國際上出現反整合的趨勢,例如英國脫歐、德國極右翼的另類選擇黨崛起,或是美國川普總統帶動的保護主義抬頭。這波民粹主義的風潮也吹到亞洲,菲律賓杜特蒂總統的強勢民粹、台灣由韓國瑜市長掀起的韓流,一度也挑戰了台灣民主政治的底蘊。儘管韓國瑜問鼎總統受挫,但民粹的政治氛圍在2019年達到高峰。

結果誰也沒想到,一場新冠病毒的擴散,讓全球崛起的民粹風潮出現轉向。原本從對內砲打既有體制與政治菁英,用情緒操作庶民文化引發社會內部的對立,在疫情擴散下,轉變為對外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美國與中國從經濟、政治、軍事安全的對立,深化為兩個社會之間民族主義的對抗,對於自由主義整體發展而言,從國家內部提升到國際層次,面臨了更難解決的僵局與對立。

在這一波疫情擴散的過程中,起初疫情最為嚴重的中國,被歐美國家嘲諷為另一次的「黃禍」。從飲食文化、防疫作為,甚至戴口罩等,開始出現「排華」的氣氛。但隨後疫情往外擴散,歐美等國不但也出現大規模的社區感染,染疫人數甚至死亡人數,在官方數據上都超越中國。儘管中國的官方數字或許有所保留,但歐美受到疫情傷害的程度,絕對不亞於中國。

從這個時候起,中國在宣傳策略上開始將中國從疫情的發源地,企圖扭轉為疫情的受害者,並且試著將病毒源起「甩鍋」給美國。不僅如此,在歐美疫情日益嚴重的當下,中國甚至透過醫療外交,希望再進一步將中國推往「防疫有成,協助全球防疫」的協助者角色。從發源國到受害國,再到協助國,中國透過大外宣的輿論戰可以說方向清晰,階段明確。

然而,應對中國的大外宣,美國以及歐陸國家,從官方到民間也開始出現反制的言論。美國總統川普先是在病毒名稱上堅稱「中國病毒」來確立中國作為病毒發源國的印象;歐陸許多國家則是針對醫療用品品質不堪,紛紛在媒體上抱怨中國,花了冤枉錢卻買到沒有防疫效果的醫療用品,使得中國想要塑造作為協助國的宣傳也陸續被挑戰。

更有甚者,傳出中國醫療外交帶有明確政治目的,那就是鞏固帶路倡議,或是要求其後的政治報酬。面對中國卸責,反向操作的大外宣,英國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提出報告,指出中國精心設計了一場假訊息的外交宣傳,試圖說服世界不要向中國追究病毒擴散的責任,還反過來尋求各國對中國醫療外交的感謝。

在中國與歐美進行宣傳攻防的背後,透露出了一個訊息,那就是中國與歐美國家之間,仍舊存在高度的不信任,這是植基於雙方迥異的價值基礎,而且非常根深柢固。

過去幾年來,因為民粹而激起的民怨,本來矛頭指向國家內部,對於政府的無能甚至貪腐感覺憤慨。現在因為疫情擴散帶來的恐懼和抱怨,槍口轉為對外,變成了民族之間的對立。以美中兩強為例,過去的貿易戰、「印太戰略」與「帶路倡議」的對抗,可以視為政府與政策之間的對抗與角力。但如今在疫情擴散以及各自帶有敵意的政治文宣上,深化成社會之間、人民之間的對立與怨恨。

這一波的疫情在全球擴散,是人類百年來的浩劫,不但沒有化解對立帶來團結,反而可能催化民族之間的仇視。疫情終究會結束,但民族之間的對立,可能需要更長時間來化解,全球因此可能付出各方面的代價,可能現在仍難以估量。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