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音

曾旅外多年,現常居島內,但仍以世界為中心漫遊。熱愛寫作,畫畫,攝影,手作物。曾養貓養狗,現在只能養自己。寫專欄像是對寫小說的叛逃,就像旅行總是脫軌於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