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毅

熟悉的寫作朋友戲稱他為「狡兔」一點沒錯,因為在3個很不同的地方都有家,和建築工作室。由於文化上的近,在倫敦住了20幾載,才施施然回歸亞洲。近日因工作上的關係,常往返台、滬,伊斯坦堡。對不同城市一直保持著好奇的態度。將遠距離的觀望化為文字,浮現出不同角度的了解,與可能性。近距離性喜和當地人打成一片,在台灣愛用蹩腳的台語和人交談,樂此不疲正沾沾自喜,卻往往被小黃運將一眼識穿:你哪裡的?香港?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