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專欄:不與影子糾纏

兆明十五歲輟學,到先達紡織廠當漂染學徒,做了一陣子走了。我比他大二歲,我們很談得來。他住慈雲山,我喜歡吃的那檔芝麻醬調味的豬腸粉就在他家的街口。我要是去吃,下了班跟他一同坐他回家的巴士,一路聊天,下了車,陪我吃完腸粉他便回家,我再搭巴士回長沙灣。 我愛吹牛,我們談得起勁,有時他會先不回家,再陪我搭車回了長沙灣,然後回去,彷彿相逢恨晚。我們一起工作的日子很短暫,卻很熟絡。他離開先達後跟我還有聯繫,但過一段日子斷斷續續,最後失去聯絡。

部落國留學

請政府做學校老師後盾 別讓他...

曾泰元

余光中與「bumbler」事...

劉黎兒

恐怖的大裁員開始啦

番紅花

你眼中的「冷門」出路,或許是...

黎智英

不與影子糾纏

黃哲斌

喉嚨深深深幾許

方祖涵

十二個人的餐桌,十萬人的餐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