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專欄:大雨落香江

這兩個禮拜來,香港發生的「反送中」百萬人遊行抗爭,深深震撼了許多台灣人,當然也包括我。 1988年第一次到香港,是帶著母親過境往湖南長沙探親,那次也是人生第一次出國,印象鮮明極了。飛機滑行在港島上空,緩緩地,將維多利亞港的摩天大樓閱兵一遍後,接著一個迴旋,便往啟德機場凌空陡降,可看到土瓜灣長著電視天線旗竿的櫛比樓宇,以及愈來愈逼近、穿梭往來的紅色底士車頂,最終,飛機落定在海邊延伸的跑道上,風向旗輝映著寶藍色的天空。 將家人安置在旺角的便宜旅店,便搭上冷氣暢快的香港地鐵,往中環華潤大廈購買三大件五小件去,在那個沒有Google Maps與手機的年代,捉摸不到香港城市的動線邏輯,一出地鐵口便在高樓大廈間迷了路,四處問路過的港人或小肆主人,他們幾無一人懂普通話,只得拿出紙筆,勉強完成任務。

詹宏志

蛤蜊豬肉

楊照

法律不該是統治的工具

葉怡蘭

那些,自然酒教會我的事

程建人

6月19日器官捐贈紀念日有感

方祖涵

犯下大錯的慈善家

賴芳玉

沒有良心的人

詹偉雄

大雨落香江

米果

留在金澤的小花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