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專欄:日本蕎麥麵在台為何不夠紅?

每次去到台灣,都會發現與日本有關的餐飲店又增加了,令人吃驚。對台灣人而言,摩斯漢堡和吉野家已經成為飲食生活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近年來,連聽都沒聽過的日本拉麵店也在街頭上四處林立。當然淘汰的速度也很驚人,有一些店感覺不久前才剛風光開幕而已,幾個月後就消失了。 有趣的是,不管是哪一種餐飲店,能夠成功在台灣立足的,其實在味道和菜色上與正宗的日本還是有些微妙的差異,這或許可以稱為在地化吧。舉例來說,台灣摩斯漢堡販售的菜單有一些是日本沒有的;日本的吉野家是男性可以一個人用餐的地方,而且單點的品項居多,可是台灣的大多是推出附上飲料、醃漬品、甜點等的套餐組合,而且顧客群很多是攜家帶眷的,有家庭餐廳化的趨勢。

魚夫

台灣第一台電冰箱

野島剛

日本蕎麥麵在台為何不夠紅?

阮慶岳

貝聿銘的遺憾

趙少康

國、民兩黨的初選

楊鵬生

對手未定,總統初選民調宜黨內...

許皓宜

人一生需要幾個伴侶?

鍾文音

數字的背後

石芳瑜

單人旅行

陳雪

我的同婚十年

張曼娟

愛在細節間

洛基小聿媽

充滿童年回憶的燒肉丼

王文靜

莎韻這個女孩

紀惠容

接住,多元性別受暴者

林建德

切莫因愛而害

呂秋遠

誰來解決我們焦慮的亡國感?

晚安,東經零度

大英帝國夢潰堤前的最後囈語

吳馨恩

「陰道無菌說」不僅無知 更反...

范世平

美副總統力挺台灣,藍營緊抱九...

林達

錯誤的司改,比貪污更可怕

新井一二三

糠漬

成英姝

真假新聞

陳浩

女兒的禮物

范疇

2020總統的X個條件

張郅忻

遠方行

膝關節

看電影也要燒點腦才過癮

張惠菁

當人人都是體制的小齒輪時

許佑生

一個小小陰莖的申訴

詹宏志

魚湯(之四)

微疼

你來辦公室找我

李仁芳

台北空總與TOKYO MID...

吳佳璇

小綠綠不讓座風波 北一女學姐...

劉靜怡

《科技基本法》修錯方向應煞車

姜樂靜

驚豔 美聲涵洞

朱宥勳

小學生市長的創傷

劉黎兒

一不小心就淪為貧困女子

葉怡蘭

浴缸的偏執

洪惠風

老化

周奕成

燈會的經濟效益與文化意義

ifans

電動車正夯 怎麼買gogor...

王宏恩

說服同婚,先放下「進步」二字

程建人

地球氣候生態持續惡化,令人憂...

Mikey

一生必去東京迪士尼樂園

黃國昌

太陽花大審的對象

人渣文本

總統初選的議題戰場

黃哲斌

羅傑摩爾與007小傳奇

劉寶傑

剛愎自用 誤國殺人

劉育志

​就醫停看聽 留意小眉角

焦桐

生魚片

余杰

法盲孟晚舟

羅文嘉

有些人不是笨,是壞!

巴黎情人

法式5周長假怎麼過

柯一正

僕人的姿態 小孩的高度

方祖涵

當《後勁》走入雙橡園

番紅花

雖然這世界有些孩子跑得特別快

平路

瑜伽心情

苗博雅

立法院該解決爭議 不要製造問...

詹偉雄

文青富豪

木子東京徒然草

讓我感到羞恥的桃園機場

鄭國威

迎向臉書之戰

王尚智

老人還剩幾分堅持

梁東屏

天下男人都「想」犯的錯

澄社

宮廟救台灣

江春男

特赦阿扁

H

最後一支舞

漂浪島嶼

是枝裕和的「家」電影

王丹

八九六四對中國的影響──六四...

劉昌坪

國防部對軍校年資折抵問題的昨...

劉憶如

比特幣重回8000美元的意義

褚士瑩

都是鉛筆的錯!

李明璁

從旅客稅到旅遊認同

胖大叔

王記豆腐捲

蔡珠兒

甜蜜都市

李偉文

都市農夫不是夢

王子榮

法官法——審判獨立的終局之戰

敷米漿

《不看海的人》5之5

8元哥

神奇的育兒道具

曾寶瑩

粉紅妹妹 這爛招

愛吃鬼芸芸

韓國小瑞士村 超好拍的景點

眼球先生

眼球先生

楊索

寫作是自我推坑

郝廣才

撞到高牆的雞蛋

賴芳玉

我們和鄰居的距離?

吳惠林

今日台灣明日中國

泡菜公主

來去銀行吃冰囉!台中第四信用...

李政亮

男多女少 肥了月老

超直白

你身邊有什麼樣的室友!?

施明德

追求理想 必須支付代價

一劍浣春秋

我是土豪!我要上AV女優

林飛帆

我的四位朋友 成了政治犯

馬維敏

總統府沒大人了嗎?

朱家安

人必定自私自利嗎

陳克華

墜入花叢的男子

黑心律師(楊律師)

如何幫撞壞法拉利的孝子

許悔之

反聞聞自性

曾泰元

2018台灣年度英文──sk...

鼻妹

屎魂落魄 第一次親密接觸

張鐵志

台式民粹主義的崛起

張潔平

中國90後更保守嗎?

蔡瀾

大排檔

黃惟冰

柯文哲若組黨 將暴露三大弱點

陳樂融

對「智性樂觀主義」的反撲

劉志偉

憂鬱的兵役

謝金河

台灣要當大象背上的老鼠

何飛鵬

​從家國憂鬱症逃離

丁允恭

四小龍考

部落國留學

族人山腹家園重建的「總工程師...

王文華

打不通的電話

韓良憶

「晴光」的美食回憶

捏捏媽Natasha

人間仙境張家界

張金鶚

容積發展權移轉對房市的影響

瞿欣怡

爸爸的酸菜鴨湯

翁履中

廉價醫療是我們要的台灣印象?

陳文茜

Pasta 冰淇淋與哈里發

楊哲銘

如何鼓勵綠色醫療器材

胡晴舫

​烤焦了的香蕉

淑華的非洲隨想

他用海水蓋了一棟房子

張讚國

政客與女人

葉大華

兒虐案不該只是人神共憤的提款...

楊志良

最令人「冷感」的大選「前戲」

吳若權

趁早開除豬頭老闆

李中志

「叛黨競選」與「保皇黨」

Choyce

西武旅行餐廳 頂級料理佐美景

劉克襄

迷路小瑪在屏東

中古小姐

恐怖忘年會

南方朔

南方朔專欄;豐年祭不容賤賣!

熊秋葵

常見的咖啡沖泡方式

布爾‧丁夫人

荷蘭點心首選 細手指酥脆餅

沈芯菱

1989─2069

鳥來伯

男人外遇是誰的錯

史丹利

謝謝大家

趙哲聖

2020總統大選的創新擴散過...

胡采蘋

為了台灣,我們只可以向前

李筱峰

「留島不留人」論

杭之

由同婚釋憲、立法引申的問題

林于昉

台灣民藝之美

楊照

哪有非韓國瑜不可呢?

張學岺

小孩不巴下去怎麼教才好

大A

臉書上的大言不慚

林靜如

感情詐欺罪

林青弘

「師沛恩」就是吳茂昆的照妖鏡...

果子離

怪鄰居

黃炳彰

從認識家鄉淺談高中國文課綱文...

陳芳明

天然獨與老台獨

吳祥輝

六都市長選舉的門道與熱鬧

王溢嘉

否極泰來與性交體位

A RAY

上次帝王寒流來襲,領悟了兩件...

小梨

逛不完買不夠 韓國戰利品分享

米果

親愛的鄰人

睡天使‧醒惡魔

搭屋形船吃文字燒 覽東京灣美...

林夕

影視能改變城市氣質?

帕薩迪那的心事

眼見耳聽不為憑

陳家毅

松菸最後一塊拼圖

李昂

新加坡原味「珍寶」

呂政達

跟花蓮山水告白

謝文憲

3個理由 你無須競逐權力鬥爭

廖阿輝

iPhone 7 Plus雙...

林騰鷂

教育行政監督的全面潰散

倩兒

原木質感墾丁高優質民宿

曾文誠

陳亞蘭的創新路

張國財

關於大巨蛋「蓋好蓋滿」 柯文...

小野

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黎智英

中美貿易協議失敗,希望愈大…

紐約 / 河岸紀事

從五分之四的紐約人支持監視攝...

廖新田

誰叫藝術不自由?

吳洛纓

在《文基法》起步走之前

賀禎禎

iPhone 7雙鏡頭 廣角...

朱德庸

朱德庸漫畫

倪重華

寫給足協的一封信

顏正芳

下一代幸福聯盟要將台灣變第二...

詹慶齡

學著傾聽

沈立斌

國際退休基金震盪的2018

蘭萱

歐巴馬與23歲年輕人

Emily

除毛魔術手

王浩威

媽媽蒼井空

凌博志

走路工事件的真相 吳敦義別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