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連勝文公辦政見發表會全文

出版時間:2014/11/26 20:45

台北市長選舉今舉辦第二場政見發表會,由於第一次政見發表會時,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因活動缺席,今則砲火猛烈(1小時09分起),除了批對手柯文哲也許是台灣社會不滿的出口,但不是解決台灣社會問題的出路。他也說,年輕人要選柯文哲只是想要發洩怨氣,但面臨的局面將會是,「好玩一天,痛苦四年!難道,這是我們所希望的明日台北嗎?」(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連勝文政見發表全文如下(連勝文辦公室提供):

各位市民朋友,大家晚安:
今天,我很珍惜有這樣機會,可以站在這裡,重新向各位表達我願意為這個城市奉獻的決心,自從決定參選開始,我深知我肩上有一份責任,這個責任不在於我個人的得失,而是一群希望台灣更好、台北走對方向的好朋友們,對我的期待。
 
這一年當中,總會遇到很多市民朋友跟我說,台灣正逐漸走在經濟的交叉路口上,服貿延宕、中韓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已經讓越來越多的市民朋友感到著急,他們希望臺北走向世界,而不是被世界遺忘。
 
這些朋友們,他們曾歷經2000年到2008年民進黨執政的台灣,那時候兩岸關係急速降溫,對立衝突一觸即發,台灣甚至被國際視為「麻煩製造者」。
 
但2008年馬總統就任後,他們也看到兩岸重啓交流,台灣不但在國際外交上屢有斬獲,經貿上,台灣和大陸、新加坡、紐西蘭等國家也紛紛簽署經濟合作協議。
 
無奈,即使我們自認已經向前跨了一大步,相較於週遭其他國家,我們仍落後許多。
 
    前幾天,中韓雙方對於自由貿易協定達成了主要共識,對此,我們感到憂心忡忡,不只是台韓產業相似度高,且彼此競爭,更重要的是,台灣已經不是外資在東亞的主要選擇!
 
台北作為台灣首善之都,作為各行各業營運總部扎根的地方,自然首當其衝。或許這樣的影響不會在一夕之間察覺,但卻會深深的改變許多企業的投資策略,隨之而來的,將是投資力道的減緩、產業升級機會的喪失,以及就業機會的減少。
 
如果台北、甚至台灣,不能務實面對國際局勢的變革,以及積極跟上區域經濟整合的腳步,那麼我們的產業發展將會日趨停滯,年輕世代也注定要永遠陷入低薪的困境,而且,這樣的劣勢恐怕很難再扭轉。我想提醒大家,我們現在的努力,是為了我們自己,更是為了下一代!
 
選舉過程中,曾有人當面質疑我,質疑為什麼要把票投給我,而不是我的對手?當時我的回答是,柯先生也許是台灣社會不滿的出口,但很可惜,他不是解決台灣社會問題的出路。
 
特別是年輕朋友們,我知道你們承受了四面八方許多壓力,但我認為,如果你們只想要出一口怨氣,或許你會選擇柯先生,但很可惜的,發洩了怨氣,不會為你換來轉機。如果你要的是,台灣快速成長的機會,那麼請你選擇連勝文。
 
我的對手很會批評現在的政府,卻端不出具體的解決方法。這是為什麼很多的父母親,願意投票給我的原因。因為在2000年的時候,他們曾經走過八年的冤枉路,而現在,他們再度深深為台灣未來的困境感到焦慮,他們不願意台北要再多花四年,再度踏上不確定未來。
 
年輕朋友們,我瞭解你們的焦慮,也知道你們或許對生活充滿各種無力感,對執政者有更高的期許,但是我相信,即使在這樣的局勢下,你們仍對未來充滿希望,你們希望這個國家更好更強,希望這個國家在全球激烈的競爭中,仍然能成長茁壯。
 
年輕朋友們,我想請你們和我一起好好思考,台灣必然要改變、要前進,但是,前進要有方向、改變要有做法,我們該往什麼方向前進?該用什麼方法前進?該用什麼速度前進?
 
現在的台灣,正面臨極大挑戰,外資減少在台灣投資,甚至紛紛撤資,台灣企業也慢慢出走到其他國家,台灣本地工作機會,已經越來越少,一個工作可以有上千個人擠破頭來應徵,這是年輕人面臨低薪困境的主要原因。
 
如同我之前所講,我的對手的政策聽起來都很新潮,但很遺憾的,他推出的三十項政策裡,沒有一樣能帶領台北迎向世界挑戰,更無法改善目前年輕人低薪、產業出走的困境。
 
如果我們未來的台北市長,沒有決心帶領台北市加速走出困境,台北市、乃至於全台灣所面臨的低潮將持續惡化,選舉完,我們面臨的局面將會是,『好玩一天,痛苦四年』!難道,這是我們所希望的明日台北嗎?
 
 此刻的台北,需要的是一個有國際視野、有企業經營能力的市長來引領。
 
有國際視野,才知道此時的台北市,在與其他城市競爭上,已刻不容緩,有國際視野,才不會把經濟上的自由開放,困在對立的意識形態之中。
 
有企業經營能力,才能深切洞見這個城市的優勢、劣勢和挑戰是什麼。
 
有企業經營能力,引入企業化思維,才能真正提升行政效率,把投資和就業帶進台北。
 
只有讓台北的經濟維持足夠的動能,才有機會創造更多的投資及就業機會,提高薪資水平、改善生活環境,從根本上來解決大家所碰到的困境和挑戰。
 
為了實現台北的願景和希望,我在競選的過程中,特別重視政策的可行性和有效性。我知道,我的政策或許不那麼感性、不那麼華麗,我也知道,也許我的論述沒那麼煽情,但是我可以向各位保證,我的政策都是經過縝密的研究,和歷經七百多場和各地里長、里民、專家和社會團體討論的結晶,我們既然提出,就言出必行。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沒有辦法把34項政策一一向各位報告,但是我願意利用這寶貴的時間,針對貼近市民生活面向,以及產業發展面向有關的幾項政策,來向大家報告。
 
我第一個想向各位報告的,是國際化的政策,台北要有競爭力,台北要走入世界,台北必須成為一個國際化的城市,這是我對這個城市,最大的期許和理念。
 
讓台北更有競爭力,我提出任內四年「至少吸引外資五百億、創造五萬個就業機會、讓年輕人起薪大幅提高」的目標。這不是亂開支票,而是我和我的團隊,經過縝密推估後,對這個城市發展做出鄭重而且莊嚴的承諾。
 
具體做法上,我提出透過「培養國際競爭力」的教育政策,特別向下扎根,特別是投入更多資源,強化中小學外語的教育,並培養國際化的人才。
 
我們也要全面檢視法規、並對不適合的法規鬆綁,讓產業環境更自由化。同時我也要用創新帶動產業發展,建設南港、內湖成為科技副都心,產值再倍增; 發展士林、北投的生物科技園區; 推動觀光及文創產業,包括電視、電影、多媒體影音等產業發展。
 
台北要走入世界,我未來將與世界其它主要城市簽訂「亞洲城市經濟合作協定」,用城市的力量,為企業開拓海外市場。
 
我要打造台北成為一個國際化城市,讓台北能夠多元像紐約、創業像矽谷、效率像新加坡、生活像京都,讓台北成為全市民同感光榮的驕傲。
 
過去我走遍數百場的里民座談,「推動都更」一直是會談中,大家共同高度關心的話題。都更對台北有多重要?我想用一個故事來說明。
 
我記得有一次我和某個里長座談時,里長拿了兩張照片給我看,一張是伊拉克戰後的建築,一張是海砂屋屋頂及牆壁倒塌後的照片,老實說,我真的分不清楚哪一張,是受過砲火襲擊的廢墟。
 
我想,這個例子清楚的告訴我們,都更已非單純都市景觀和居民生活品質問題,部分建築的老舊,已讓居民的居住安全及公共安全都受到嚴重威脅。而推動都更,不但能強化居民居住品質,更能強化老舊住宅抗災的功能,讓大家住得好、住的安心。
但推動都更不是只有一句口號而已,在過去數百場座談中,我深刻的體會到,如果不能利用政策創造有利市民的條件,讓都更後能確實達到室內一坪換一坪,那麼,都更喊的再大,始終是叫好不叫座。
 
因此,我的都更政策中,特別設計了合理的配套機制,讓都更能夠兼顧公益觀點,與市民實際的需求。
 
為了能讓大家能夠更瞭解我的都更政策,我用「都更一二三四五」來向各位說明。
 
一,就是一坪換一坪,舊房換新房,走樓梯換搭電梯。我們會協助老舊社區創造一坪換一坪的有利條件,讓容積獎勵更有彈性。
 
二,就是兩大效益:更新後的屋主有新房、政府也可望因此有更多數量的公共住宅。
 
三,就是公辦都更分為三大類型,包括弱勢社區都更、防災型都更、大街廓都更。
 
四,就是四大推動原則:反對圈地套利、查辦人頭插旗、積極專案協助、催促立院修法。
 
五,就是都更五大突破,包括了「組織更新」大突破、「審議效率」大突破、「西區更新」大突破、「政府決心」大突破,以及「辦理面積」大突破。
 
透過「都更一二三四五」,我有信心,也有決心,讓都市更新能在台北加速推動與執行!
 
第三個我想要特別提出的政策是住宅政策,這也是許多年輕族群最為關心的重大政策。
 
首先,我是第一個主張支持提高豪宅稅,透過提高「房屋評定現值」的方式,來提高豪宅稅,而增加的稅收,我將用來作弱勢族群的租金補貼。
 
第二,我以務實的財務規劃,以及土地資源盤點,負責任的提出了任內累積公營住宅達到2萬戶的目標,並提供更多的資源,給需要租屋的弱勢族群,同時新建的公營住宅,也將考量三代同堂、子女數目等需求,仔細考慮周邊配套措施,也是我們跟別人不同的地方。
 
第三,在我們的公營住宅政策中,將以混居為原則,並採複合式設施規劃,如托幼、日照、健身、社區活動等中心、停車場等設施,與週邊社區共享,並引入專業現代化的物業管理,維持公營住宅品質,讓公營住宅去標籤化,降低周遭社區的反彈。
 
我必須特別強調,興建公營住宅時,取得週邊社區共識,將是勝敗的關鍵!
 
因為過去我與某個里的里長座談時,該里長就對於里內興建公營住宅表達誓死反對的決心!這使我充分了解到,公營住宅是雖然是現代政府必須務實提供的建設,但如何克服周遭居民的反彈,將是這個良善政策的成敗關鍵。
 
也因此,我的住宅政策特別強調透過複合式的開發,提供對於周遭鄰里的生活支援機能服務,當地的居民也會因為公營住宅的興建,改善並提升生活品質,及透過專業妥善的管理,讓公營住宅去標籤化!有了這些,我們才能順利推動興建二萬戶公營住宅的目標。
 
舉個實際的案例,在我的住宅政策中,已經宣佈要將AIT遷移之後所空下的土地,規劃為2千戶的「台北青年小蘇活」。
 
在這個示範型的青年公營住宅基地中,我們會把現代化都市所需的各項生活支援機構,如托嬰、托幼、日照及青年創業中心、停車場、鄰里居民活動中心等功能,一併規劃進去,讓該處不只是青年安居的場所,也是年輕人創業的育成中心、及週遭社區的生活中心。
 
除了推出可行的住宅政策,協助年輕人在台北生根,我也提出了一套完整的青年政策,實現我對於青年的照顧。
 
如我未來將建立企業實習及人才媒合機制,增加青年實習及就業的機會; 保障青年勞工權益,不讓年輕人在職場被慣老闆欺壓。
 
此外,我也提供青年留學進修補助,並開辦好小子創業扶持計畫,協助更多青年創業等。

讓台北成為每一個年輕人能肆意揮灑創意和潛能的城市!
 
不只是青年,我們也針對婦女、嬰幼兒、和銀髮族群分別提出政策。
 
尤其婦女在職場上,常遭受到許多刻板地對待,工作權益也常因生育、生理病痛而受到歧視,我認為這些狀況要消弭,在我提出的政策中,便主張要透過設立具體指標、加強勞動檢查、加強違法懲處力道等方式,來降低這些不公的現象。
同時,我也預計每年提供兩千萬的預算,廣徵民間提案,希望能夠讓更多的使用者參與規劃,進而營造台北成為對婦女更友善的生活環境。
 
在照顧弱勢婦女方面,尤其對於受到家暴的婦女,我主張未來公營住宅應保留一定比例,提供給他們作中長期的安置。此外,在鼓勵弱勢婦女自行創業上,我們也會透過跨局處的資源整合,給予實質的協助,並投入資源鼓勵更多「以弱勢婦女為營運主體」的社會企業。
 
最後,降低媽媽的負擔,我要增加公立托嬰、托幼中心的服務能量,並把幼教免學費補助,從目前的五歲向下延伸到四歲、五歲前幼兒家庭補助,根據物價消費指數,由每月由現行的2500元提高至3000元。
 
在銀髮族照顧方面,我們也主張一區一個失智之家及日照中心,並透過市立醫院,讓銀髮族的健康能在社區裡就得到照顧。
 
同時,鑑於許多健康的銀髮族的不僅活力充沛也擁有熱情,我們也會建立銀髮族的人力資料庫,讓更多長輩可以持續的貢獻自己的熱情、專業與心力,協助這座城市成長。
 
我也要全面清點及撤除全市公共場所的危險障礙,增加銀髮族的無障礙空間,打造高齡友善空間。
 
傳統市場是最貼近市民生活的地方,這陣子我也跑了台北市大大小小的傳統市場,並提出一套完善的改建計劃。
 
我承諾,未來四年之內,我將投入至少十億的金額,進行公有市場、商圈的整修與改建計畫,整建過程中,除了政府投入資源外,更要攤商一起參與,通盤思考空間配置,讓規劃更務實、工程更到位。
 
剛剛我所提到的,都是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部分政策,當然,一座城市的經營,必須要有完整的產業發展藍圖來僅行開拓,因此,以下我會對於台北的智慧城市、觀光等政策進行報告。
 
首先,我想要報告的是我的智慧台北城政策。
 
在智慧台北的藍圖中,我主張透過BOT的方式來加速落實台北的光纖網路佈建計畫,讓台北的無限網路更加自由順暢,達到雙向100MB的水準。
 
其次,近年大家所重視的大數據應用方面,我將善用1999累積的意見反映,以及交通監控設施的資訊等,協助掌握有助於市政治理的相關資訊,並藉以找出市政服務瓶頸,提供預測及決策輔助情報,以優化決策,提高施政滿意度。
 
另外一個重要的產業策略就是大力推動觀光。我要增加高消費客群來台北觀光,讓每個人的平均消費金額提高、停留時間增加。此外,我也要將現有的觀光動線與文創園區進行統整,讓台北的多元美食、歷史韻味及人文風采,可以進一步結合,成為獨特的體驗式旅遊樂趣、並推出文創觀光套票。
 
另外,我們也會大力發展醫療觀光及會展觀光,希望能夠吸引高價值的商務旅客及其家屬來台旅遊,讓觀光產業的動力可以充分轉化為台北經濟發展的引擎,帶動城市的競爭力。
 
有人問我,你和你對手的政策差在哪裡?我向各位報告,我和我對手的政策,有四大不一樣。
 
首先,對於重大城市發展議題,和照顧弱勢,我有具體做法,但我的對手卻只有口號!
 
我的34項政策中,有15項是柯文哲沒有的,其中包括重要的財政政策、國際化政策、婦女、勞工、市場改造政策等。此外,在照顧弱勢上,我也提出新移民、特教生、原住民等政策,但這些在柯文哲的政策中,完全隻字未提。
 
我簽署了巢運五大訴求,並支持「文萌樓」文化資產的保存工作。但我的對手,一邊高呼居住正義,一邊又要把文萌樓劃入都更範圍。政策口號喊的很好聽,但遇上真實案例的考驗時,誰是真心誠意?誰是兩面討好?我想,市民都看的到!
 
在重大議題層面,以及照顧弱勢族群上,我的對手只有空泛的口號,但只有我端出實際的牛肉,這是我和我的對手,第一個不一樣!
 
其次,我的對手提出的許多政策不切實際,甚至令人匪夷所思。
 
例如,我的對手在交通政策中,提出「台北市要減少5000個停車位」、在田園城市政策中提出「人行道要拿來種菜」、在活動行程中說要「把環南市場攤商,遷到河灘地」、在與教育團體座談中說要「把一線資深、優秀的老師,變成流浪代課教師」。
 
他對市政不做功課,用自大驕傲的態度來面對問題,用輕率的想象力提出市政解方,最後落得貽笑大方!面對市民的問題,他驕傲、我謙卑,這是我和他第二個不一樣。
 
第三、我掌握市政狀況,我的對手許多政策卻還在原地踏步,搞不清楚狀況。
 
我的對手10月提出的you-bike政策,不但還落後我在8月提出的政策,甚至落後郝市府既有的成果,簡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此外,作為醫生,我的對手卻連醫療現況都搞不清楚,市立聯合醫院在郝龍斌市長時代,早就轉型定位為「社區醫院」,八年後我的對手卻還拿來作為自己醫療政策的「重大宣誓」。
他對市政不做功課,他對市政狀況掌握不夠,這是我們第三個不一樣。
 
最後,我的對手提出的某些政策根本做不到,但我提的政策更周延、更負責!
 
以下我就舉幾個例子:
 
例如,柯先生提100億參與式預算,但是現在教育和社福預算就佔了六成、經常帳高達八成五,你要怎麼拿出這100億?
 
你要刪教育?還是要刪社福?還是你要砍人事費?再來,你的100億怎麼挑?怎麼審?誰來審?細節全部沒有交待。
 
但我提出「每年每區一千萬社區提案型預算」、「每年2千萬婦女友善環境改善提案」等,客群、主題清楚,具可行性,且可落實在市府的行政架構中。
 
不只如此,在住宅政策中,我的對手提出要蓋五萬戶公營住宅,卻連土地和錢都拿不出來。市民和媒體問土地在哪,他卻叫大家自己去google。
 
或是去做市政小旅行的時候,亂走亂看,每塊地都說可以考慮拿來蓋,但又拿不出任何實際的方案來。
 
我說要蓋兩萬戶,現在已經拿出四千戶的土地,我的對手要蓋五萬戶,到現在卻連一戶的土地都拿不出來。
 
他的政策漫天喊價,我的政策扎實負責,這是我們第四個不一樣!
 
舉這些例子,我是希望各位好朋友,能真正去比較雙方的政策內容,而非政策口號,這樣才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
 
對我而言,務實的提出這34項可行的政策,就是為了要創造各區均衡發展、產業創新、擴大公民參與、公益扶助、效率卓越,與「向國際開放」的六大台北嶄新面貌。
 
台北和台灣,此刻都正面臨著關鍵的轉捩點,各位親愛的市民朋友,此刻的我們,正站在一個嚴峻的分水嶺上,一邊是迎頭趕上世界的潮流,邁向整合與務實的快速道路,另一邊則是走向自我取暖、自我設限的狹窄死路。
 
我們有責任,為自己、為下一代,在這艱困的時局中,為台北找到新的出路,更進一步,引領台灣走向正確的道路。
 
選舉過程中,競選團隊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有許多表現不滿意的地方,身為主帥的我,有無可迴避的責任。大家對我們的指教,也都再次提醒我們要加倍的努力、一步一腳印的去達成所有市民朋友所託付給我們的任務。
 
各位朋友,請放下對我的成見,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珍惜各位的託付,把我的生命和熱情奉獻給這座城市。我會證明,你們寶貴的一票絕對不會白投、你們熱情的淚水一定不會白流。
 
我要再次衷心的感謝今天各位對於這場政見發表會的關注,懇請你們給我一個機會,我會證明,你們的選擇是正確的,未來四年,我有信心,帶領台北走向全世界。謝謝各位。


 

連勝文今出席政見發表會。方萬民攝
連勝文今出席政見發表會。方萬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焦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