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貧富差距 谷月涵預警經濟末日來臨了

出版時間:2019/10/21 17:37

今年北威秋季論壇聚焦《全球負利率潮流的警訊》,邀請台灣先生、外資寬量國際(QIC)策略長谷月涵探討負利率影響,谷月涵開場打趣說道的「世界末日快到了」,美國、歐洲和香港其實面臨同樣問題,新科技和負債驅動經濟成長,讓貧富差距拉大,利率倒掛預告經濟衰退開始,但這次因為資本市場現金多,股票市場會落後反應。

美科技股創新高,更加速新科技紛紛出籠,谷月涵指出,新的科技讓生活變得方便,找路找老婆透過APP都可以辦到,新科技照理會促進新的就業機會,但就業機會不是適用所有人,個人所得反而可能會落後。36%美國勞動業者帶動「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興起, 但卻只貢獻美國經濟成長(GDP)6.5%。

新科技出現後美國貧富差距愈來愈大,谷月涵舉例,1930年代是就出現類似情況,當時美國出現大蕭條,相較於市場解讀是股票崩盤,但其實原因來自30年代貧富距離加大,經濟無法營運,一般人沒有錢消費,經濟自然衰退。

按照歷史經驗,每60年至90年的時間就會出現類似的社會運動,反菁英主義和保護主義抬頭,才會讓美國總統川普當選,美國,英國和香港都在面臨同一個問題根源,就是貧富差異,而美國、歐洲可用投票反票,然而香港無法,因此出現了反送中活動。

但部分業界認為,負利率環境應刺激經濟成長,谷月涵說明,但經濟規模變大後,就需要更大的負債來驅動經濟成長,20年前每1~1.5美元的債券就可增進1.美元的GDP,但現在需要3~5美元債券才能維持經濟成長。債券市場過去12年急速成長,且多數來自中國,且債券市場並非企業資本支出,而是庫藏股買回。

經濟成長率變弱,利率就會往下掉,提高有錢人的價值,因為資金進入資本市場,多數富者投資資產,股票市場上漲,有錢人反而更有錢,利率也同樣造成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歐洲市場就已經有負利率經濟衰退的案例,照理負利率應可讓企業提高資本支出,同時也應帶動消費者多購買消費,刺激通貨膨脹,但實際上,歐洲消費力道卻是持續往下掉,因為一般民眾鑑於利率低,需要更多儲蓄,反而減少消費。

負利率沒有達到市場預期的效果,但以台灣市場來看,台灣資金面優於其他國家市場,現在資金面偏高,股市也在高檔,在資金夠的情況下,亞股和台股相比,表現反而好很多。 2年前開始討論貿易戰時,當初台灣可能是最大受害者,但後來發現,台灣供應鏈無法被取代,透過產能轉移,台灣企業反而相對有利。(陳俐妏/台北報導)


更新內文
出版:14:56
更新:17:37


外資寬量國際(QIC)策略長谷月涵探討負利率環境。陳俐妏攝
外資寬量國際(QIC)策略長谷月涵探討負利率環境。陳俐妏攝

外資寬量國際(QIC)策略長谷月涵探討負利率環境。陳俐妏攝
外資寬量國際(QIC)策略長谷月涵探討負利率環境。陳俐妏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焦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