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撈女:台灣客最變態

出版時間 2004/09/16
澳門葡京酒店一到夜晚,閃爍的霓虹格外引人注目。
澳門葡京酒店一到夜晚,閃爍的霓虹格外引人注目。

小曼在葡京樓下當站壁女子,雖說是「站壁」,她們卻被規定必須沿著樓下精品店走道不停的繞圈,與男客擦肩而過的時候就會發出「去」的噓聲,意思是「去不去」,這似乎是世界共通的語言,不論香港人、大陸人、台灣人甚至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都能意會其中的涵義。

「你們台灣人最變態,喜歡玩雙飛(3P),有些客人還喜歡從後面來,弄完後面還要前面。而現在風水輪流轉,內地來的客人比起來最肯花錢,在之前姊妹們都是接香港、台灣的客人,我現在最喜歡內地人,因為出手很大方,在賭場贏了錢,給的小費都比原本的價碼高出二、三倍。香港人最會精打細算,一定要做足時間,有的時候還要我按摩、一起洗澡,弄得我雙手發軟,感覺起來好像是在撈本!」小曼說。
小曼也有遇過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外國人,她說:「你們台灣人最喜歡比較,也常問我,他是不是比別人久、比別人長,其實別以為高個兒的,那兒就比較長,可不一定喔!我也聽其他姊妹說,很多都不成比例的呢!」

葡京酒店站壁的小姐,在樓上有自己的房間,經由雞頭安排與另外一名小姐同住,這裡也是她們做生意接客的地方。小曼說:「除了大姨媽來了,不然我不是在房間裡面,就是在樓下,只有這兩個地方。」房間內的桌上擺著化妝品和名牌手提包,小曼拿起紙筆寫下行動電話和房間號碼,隨口說:「你如果住葡京的話,打個電話給我,我也可以到你房間去!」
小曼來到澳門一個多月,每次接客收費港幣五百元,雞頭要她一天做滿港幣五千元才可以「收工」。小曼說從家鄉到澳門的費用要人民幣八萬元,一旦還清給雞頭,就可以回家鄉,她說:「我們都是拿假證件,平常應付公安查證還可以,但不能過海關,雞頭也沒有那麼笨,反正我們就是離不開澳門,每個月雞頭會寄個幾千塊錢給我家人,畢竟出來這麼久,還是要寄點錢回家。」

若賺了些錢,小曼最希望就是能夠去隆胸,她說:「大胸部真的很好,像其他姊妹只要穿低一點的衣服,露個乳溝,男人就會像蒼蠅一樣撲過來。」

據澳門政府統計,平均每年入境的澳門旅客人數,就高達一千一百五十三萬人次;而有賭徒天堂之稱的澳門,靠著賭博業為觀光收入撐起半邊天,光是去年就賺進近台幣五百億的收入,佔了澳門民眾收入的四成。然而,所謂「賭色不分家」,至於總收入的另外六成中,色情業則永遠是排行榜上居高不下的第一名。

在澳門當地,除了來自大陸的南北佳麗前進澳門搶錢外,還引進世界各地的金絲貓,粗估人數約在一萬人上下,絕大部分還都是合法經營。據瞭解,不只贏錢的賭徒,喜歡在賭場意氣風發的贏錢之後,上豪華夜總會找美眉回飯店房間;連輸了錢的人,也習慣跑回飯店大廳找穿梭連流的妓女「換手氣」。而且在這裡好幾場翻雲覆雨的妖精大戰,保證不會有公安夜半拍門的顧忌,實為男人尋歡的天堂。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