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論述:馬總統百日危機無解(林濁水)

出版時間:2008/08/28

馬總統上台百日到了,媒體紛紛對馬總統的施政滿意度做民調,從《遠見》開始,幾個民調做下來,馬總統和內閣的滿意度總算止跌了,但實在還是偏低。
馬總統勇敢地說一時的民調低落不必太在乎,「只要跟著我走就好了」,馬總統語氣信心十足,只是恐怕連藍軍團隊私下都認為總統是暗夜吹哨自己壯膽而已。他們很清楚在百日前夕,假使不是檢調機關調查陳水扁海外洗錢的機密被刻意洩密曝光,造成民進黨聲望重挫,讓阿扁又扮演一次馬總統的貴人,否則,滿意度大概止不了跌。
執政團隊本來最自信的有兩個項目:經濟和兩岸關係;經濟一項,馬總統一上台才開始施展手腳,民間信心就崩盤,如今依據《遠見》調查,民眾信心仍只有31.9%,在「大失人心」的評價谷底徘徊,只上升了1.4%,這也就罷了。麻煩的是兩岸問題,執政剛滿月時,內閣研考會自己做了調查,民眾滿意度竟然高達79.7%,馬總統大大地沾沾自喜,高興之餘,兩個月來就更在兩岸政策上頻頻加碼,既求好了更好,又希望平衡經濟上的失分,不料加碼下來,滿意度反而像溜滑梯似地掉到49.6%!崩跌掉近四成之多。

次貸通膨嚴重衝擊

兩項王牌一時全失效,執政團隊怎能不心驚,檢討結果認為政策雖然既好且多,但是宣傳做得太差了,於是找來學者討論怎樣花錢辦好宣傳。
其實馬政府會出問題,根本不是政策太好、宣傳太差,相反的是政策大有問題,偏偏宣傳太好了。台灣明明遇到了美國次級房貸、全球通膨和中國經濟成長趨緩等等的大難題,經濟勢必成長趨緩,但馬團隊卻信心滿滿地宣傳股市上兩萬點,硬是宣傳到大家都相信,連沈富雄都把所有的存款拿去買股票,如今股市崩跌,當時相信跟著馬總統一定不會錯的人,痛心之餘,對馬的經濟信心當然不大幅滑落也難。
兩岸問題也是一樣,在他執政滿月時,八成的高滿意度與其說是民眾看到了展現什麼顯赫的成績,不如說因為相信跟著馬總統一定不會錯,所以油然而生高度的信心。
結果,兩個月下來,不只對中國的傾斜沒有換來對台灣經濟什麼明顯的挹注,甚至反而讓中國更加有恃無恐地進一步吃台灣的豆腐,例如硬是吃定吳伯雄既好大喜功,兩岸上立場又模糊且知識上的生疏可欺,在國共論壇上把台灣隊在奧運的出場次序上從T字(台)排列,搬到C字(中)排列……。

政策欠缺中心思想

幻想既然禁不起時間和現實的考驗,滿意度從8成跌到不到5成,恐怕還不是谷底。
政府政務推展的程序是先提出中心思想,再衡量客觀現實,然後規劃具體政策,最後才是進行政策的宣傳。馬團隊中心思想模糊,對現實評估失真,以至於政策往往有如妄想(股票兩萬點是典型),民眾失望便是自然的了,這哪裡是鼓舞信心和宣傳可以解決的。
由於在經濟和兩岸政策上欠缺中心思想,於是除了向中國開放,一廂情願地一切靠中國之外,沒有政策方向,甚至向中國傾斜還換來自取其辱。
欠缺中心思想也使政治領導出問題。
國民黨的體制組織的思想是列寧主義;五權憲法是孫文思想;增修條款體制是連法國式都不像的古怪雙首長制,其運作需要歐洲式剛性政黨體制;馬總統心儀的則是美國式的柔性政黨的「黨政分離」,這些體制和精神,全糾結在一起,彼此嚴重矛盾,天性保守的馬總統不想進行體制整頓和改造,反而全部加以「尊重」,又沒有自己用以貫穿這些矛盾體制的中心思想,於是政治領導陷於混亂。
馬總統自己沒有中心思想,只叫大家跟他走;內閣政策除了不切實際地向中國靠沒有自己的國家方向,只想從宣傳上著手,才走百日已危機四伏,未來恐怕也令人不樂觀。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