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壹週刊】是真的!這國家美到讓人破產

身在雅典,有種忍不住想逢人便問:「國家財政破產的情況至今如何?」的無禮衝動,簡直像就著人家痛處往死裡踩。就是好奇嘛,這個以觀光業為最大宗的國家,向來有恃無恐靠著老祖宗留下來的光環吃飯。他們生出了哲學家柏拉圖與征服者亞歷山大,奧林匹亞運動會與阿基米德的數學,新世紀音樂家雅尼與珠寶品牌Follie Follie……,整個撐起西方人類文明的基石,怎麼會搞到政府破產?我想是希臘人也被世人揶揄夠了,被問到這問題,回答多半沒好氣。
 
●眾神PK
在炎熱氣溫下,我們氣喘吁吁爬著階梯,穿過周圍的橄欖樹林與花花綠綠的遊客,通往雅典最經典的地標「衛城」(Acropolis)。所有旅人一抵雅典,放下行李第一件是就是直奔這古希臘「頂端城市」(Acro亦即最高,polis是城市之意)拜碼頭,精神燈塔似的。
 
參觀衛城除了要聆聽複雜漫長的古希臘史,美麗的導遊愛蜜莉不斷對我們耳提面命,還得格外小心別在滑溜溜的大理石地面上摔破頭。古希臘傳說中,人們在這裡蓋了一座新城,智慧女神雅典娜和海神波塞頓爭相成為這裡的守護人,宙斯提議誰能帶給人類有用的東西,誰就當王。海神三叉戟一揮,帶來閃電與鹽水(也有一說帶來戰馬),雅典娜則帶來象徵和平的橄欖枝,最後在全城女人支持下,雅典娜以一票險勝,海神一怒招來水災讓全城遭殃,而雅典人為懲罰女人誤事,從此女人不得投票,也不得用自己的姓氏為小孩命名。
 
●考古正妹
這故事聽來離奇,但最離奇的應該是希臘眾神各司其職,連酒神都有(而且還是人氣王),偏偏缺了「財神」這個缺吧。導遊愛蜜莉在豔陽下講解歷史,依然熱情不減,但眾人被晒得六神無主,很少有人能專注聆聽超過半小時。我聽愛蜜莉拿出全副精力想跟大家分享輝煌古文明,覺得她應該不只是導遊而已。
 
「是啊,我是考古學士與碩士。」「那怎麼會當導遊?」「沒辦法,最理想的工作應該是在遺跡或博物館,但政府破產了,根本付不起公務員薪水,我們眼看要喝西北風,只好轉職當導遊,意思也是一樣的。」「那你喜歡這份工作嗎?對著心不在焉的遊客分享你鑽研多年的專業?」「我很喜歡,可以跟不同背景的人交流。不然,考古其實是非常寂寞的事業,生活裡只有自己、泥土與圖書館。」愛蜜莉歡樂不減地說,我佩服她的活力,心裡卻忍不住想,若是這辣妹考古學家在台灣登上新聞,點閱率肯定很高,她就再也不必怕寂寞了。
 
走在山腳下的衛城博物館,透過落地玻璃可以看到不遠處高聳山丘上的衛城,像紐約自由女神像一樣,有在有安心。愛蜜莉說,日子真的不好過,但大家設法找生路。在博物館旁邊的普拉卡區(Plaka),倒是讓人嗅不到蕭條的氣息。這裡數十年如一日賣著海島風壁飾、劇場面具、天然海綿、橄欖油美妝品、棉麻服飾……,不到30歐就可以買來的小確幸,露天餐廳區裡每個人臉上寫著度假的閑適,日子再難過還是要過。三千多年來,咱們希臘人什麼大風大浪沒挺過來?
 
●一日三島
到希臘旅行,看古蹟是身為世界公民的義務,像學生為準備考試而讀書,但逛海島才真有放暑假,猛虎出閘的享樂感。海島觀光是季節性的產業,夏季穿戴著草帽與航海風服裝來訪的遊客,很難感受冬季時島上的蒼涼。但一年把握這幾個月的夏日時光,上演一場昂貴海島秀就夠了。我想起愛蜜莉說的:「對我們希臘人來說,到鄰近的義大利、土耳其度假,甚至比到愛琴海島上還便宜,就知道夏季物價飆漲到多誇張了。」
 
我們從Piraeus港口搭乘Platinum Cruises公司的郵輪出發。對於時間有限,無法到較遠的聖多里尼、米克諾斯的人來說,改到雅典西南方的伊德拉(Hydra)、波羅斯(Poros)、埃伊納(Aegina)三島一日遊是不錯的選擇。固然是走馬看花性質重,但跳島式沾染些閒散氣息也值得。在這三島之中,伊德拉最遠,單程航程需要兩個多小時才到,但景色最美,簡直像濃縮版的聖多里尼。大把大把的藍白油漆,四處潑灑不用錢,從民戶牆角漫爬而出的紫色九重葛,配上可愛綠色多肉植物,手機隨便拍就是風格雜誌的封面。
 
●神的子民
郵輪抵達伊德拉港口那一刻起,相機就沒有休息的時間,漂亮的手工金銀飾店、石板路上發懶的貓、巷弄內來回奔馳的驢子、如Giorgio Armani廣告中晒得古銅的好看男女,伊德拉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張明信片,更別提那美到深不見底的湛藍,令世界上其他地方所有的海都相形見絀──好吧,這麼說有失公允,但希臘的海要「看整套」,配合岸上藍白風建築、神祇外貌般的子民、不知人間疾苦的味道,就會讓人覺得這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
 
在離雅典最近的埃伊納島,我遇到來島上度週末的希臘夫妻。「國債的情況至今如何?」我終於放膽問了這問題,在飯店精品店當店員的太太說:「很糟,但我們又能怎麼辦?就只能週末來島上休個假,回去繼續打拼。你猜怎麼著?這些島是我們僅有的快樂來源了,卻還要被其他歐盟國家說,我們都不努力,整天只知道享樂。可是我們只剩這些島嶼了。」也許真是因為這些美麗的島嶼,才讓神的子民們搞到破產,也還好有這些島,提供他們暫時的慰藉。只是這下,都美到讓人破產了,叫人還能不去嗎?(撰文、攝影:李郁淳)



伊德拉島禁止車輛通行,對外交通靠船隻,對內則是驢隻。

衛城的厄瑞克忒翁神廟(Erechtheum)建於西元前412年,採用愛奧尼亞柱式,柱子上有雅典娜神像。

到雅典近郊的Zafiros餐廳可體驗希臘傳統美食烹飪課,圖為廚師正在製作穆莎卡(Mousaaka)。

衛城入口南側的阿提卡斯劇場(Odeon of Herodes Atticus)建於西元161年,至今夏季週末夜晚都有音樂、戲劇等各種表演。

到普拉卡的戶外餐廳區閒坐一下午,也能消磨雅典好時光。

伊德拉巷弄內的老人與驢。


波羅斯島港口景色。

波羅斯島民間風情比較濃厚,巷弄內隨便穿梭都是精美小花藝與庭園。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