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壹週刊】從大老闆變計程車司機 他對成敗看很開

「公司裡最沒用的就是老闆。假如明天公司倒了,廚師有人請,婚顧有人請,但誰請老闆呢?還好我會開計程車。」薛永祥對兒子說:「去,去學一樣本事,要是明天公司倒了,你還會甚麼?」

薛永祥是上海鄉村的董事長,旗下包括上海鄉村、晶宴會館、香港香港Buffet等品牌,上海鄉村原是他父親薛其尉1982年開的一家小館,但薛永祥年輕時不想進餐廳幫忙:「覺得油膩不想幹,我覺得自己可以幹更大的事業。」1988年他跑去中國大陸投資傳呼機,不到一年就賺了5百萬人民幣。

成功驟然而至,薛永祥在廣州買了一整棟樓當辦公室,「每天都有人排隊想跟我做生意,前呼後擁,以為自己成了王,其實是大頭症。」他坦言那時沖昏了頭,有人找他到哈爾濱蓋行動電話基地台,不到一年連本帶利賠光還負債。但薛永祥沒失意多久,回台灣第二天就去考職業小客車駕照,第三天開起計程車。

「從大老闆落得去開計程車,這反差太大了吧?」我瞪大眼。薛永祥一副不以為然:「反差?我講個故事告訴妳,甚麼叫反差。」原來薛永祥祖先是晚清著名外交家薛福成,「無錫河多,我們薛家出門收租是用船,沿河一路收過去。祖先當過高官,官服上的縫線全是黃金,人稱『薛半城』。」

薛永祥的父親薛其尉在青島念書時,國共內戰,他立刻束裝返鄉,卻沒想到船行到上海時,港口封鎖,船上國民黨將領命令直接開往台灣,薛其尉一夕間從世家公子,一文不名地流落台灣,還莫名其妙被充軍。薛其尉為了謀生收過破爛,但還好他從小錦衣玉食,很懂吃,人說「刀三火五吃一生」,亦即好廚師刀工三年可成,火侯五年才拿得準,吃卻得花上一生的修養,後來就開起餐廳。

薛永祥生意失敗開計程車,父親沒說甚麼,繼續開著餐廳。直到有一天,薛永祥早起,看到老父親要趕去環南市場批貨,在大雨中手抖著叫計程車佝僂的身影,讓他心底不忍:「我送你去吧!你兒子就開計程車的啊!」

「就這樣送他去買菜、慢慢回來幫忙了。」薛永祥自嘲地說。他把父親的小餐館開出多家分店,又瞧出了市場缺口,開出婚宴品牌晶宴會館,將婚禮定位成一場秀,影片播放、燈光音響、節目企劃及菜色等服務,依不同劇本推出,蔚為台灣婚禮文化風潮,同業也紛紛開出婚宴館。

三十年商場機關算盡,薛永祥唯獨不算親情。他肚子上有道長約10公分的疤痕,那是19歲時開車出車禍,後來割掉半個胰臟保命,「老爺子跟我媽忙生意,一有時間就守在病榻旁,陪我四處轉診…經過這段你會懂沒人勝過親人。」

「就算失敗過,還是要創業啊,停不下來。」那天薛永祥站在晶宴民權館的豪華鳥籠造景裡跟我聊,我忽然懂了,雖然失敗很疼,但若停下腳,掙來的江山對他而言不過是個大點的鳥籠,永遠沒法海闊天空。(撰文:鄭郁萌)


薛永祥當過科技業大老闆、計程車司機、又變成餐廳老闆,他對成敗看得很開。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