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壹週刊】送菜給窮苦人吃 他做了37年不喊累

讓窮苦人有飯菜吃
清晨,太陽剛探頭,力行菜市場內叫賣聲不曾間斷。一輛老舊貨車停放在市場旁,貨車後頭吊著一片塑膠牌,上頭寫著「今日送獨居老人院、教養院、低收戶」。站在貨車上堆貨的蔡阿和嘴裡嚷嚷:「有時候我也不知道這堆菜、那箱肉是誰放的,像這一大袋紅蘿蔔直接放著就走了,大家都惦惦在做善事。」講完,蔡阿和呵呵笑,他肉肉的臉龐,還有大肚腩,看上去像一尊「行走的」彌勒佛。有人這樣說過嗎?「有喔,我愛笑、愛吃,興趣就是做善事。」

助人為樂
民國六十九年原本跟著爸媽在市場賣菜的蔡阿和,遵照爸媽的主意,每逢農曆初三、十七,便把賣剩的菜送給住家附近的原住民。「以前很多來都市討生活的原住民,生活艱苦,沒學歷,都做臨時工,連米都沒有。我心軟,覺得幫的不是一個人,是一個家庭。」就這樣,市場愈來愈多人知道蔡阿和在分送物資助人,大家開始有魚出魚、有肉出肉、有菜出菜。蔡阿和更勤奮,只要有人把物資拿到菜市場給他,他便會把物資轉送到那些有需要的人手裡,「目前有二十二個弱勢家庭,還有育幼院和老人院,有的我載到里長那邊放,鄰長、志工會幫忙分。」

接近中午,蔡阿和的菜攤旁同樣堆滿待送物資,他邊收攤邊說:「不光是菜市場攤販拿來的,有些住比較遠的朋友,有空也會送來。」見我們在拍照,隔壁豬肉攤的大姊開玩笑叫喊:「阿和你要穿西裝,上鏡頭才會緣投啦!」蔡阿和靦腆地笑了笑,趕緊把地上的物資提上車,還順便向我們介紹,「今天有豆干、滷蛋、兩大袋豬腳…,還有那麼多包米。」

建立信任
話還沒講完,蔡阿和就被被騎車載鹽過來捐的彭阿姨打斷,「我載十多年了,一包鹽巴才幾百塊,人不能總是手心向上跟人討,也要多幫助別人。」接著羅大哥也拿了兩大包的豬油過來,「我在賣肉粽,快過年了,想說豬肉多出來的油,就拿來做愛心,送給獨居老人吃。」

蔡阿和用紙筆紀錄要怎麼分配這些物資,再一一打電話給對方,確認他送達的時間,「社會雖然進步,還是有許多窮人連三餐都沒得吃,申請政府補助也沒那麼容易啊!」出發前,他多次環顧四周,深怕這些愛心物資被遺漏,「做三十幾年喔,不是送一、二次,是長期送,我都訪查得很清楚,人家也很信任我。」

善得福報
隨車跟著蔡阿和沿路分送物資,他說著那些需要幫助的弱勢家庭的狀況,「我跟他們相處就跟兄弟姊妹一樣,不分你我;像昨天有個人沒錢買棺材,我LINE一發,親朋好友問一問,募到五萬多塊補貼他。對我們來說,幾萬塊不算什麼,對窮人卻是很大的幫助。」問他做了這麼多年,會不會倦怠?「賺呷郎對艱苦人比較有同理心,我做得很甘願啦!古早人說,做善事,福報會迴向,我太太、小孩也支持我。我只是橋樑,負責幫有愛心的人和窮人牽起一條線。」坐在搖搖晃晃的貨車上,我不經意地看到蔡阿和的筆記裡,寫著一句話,「只有美德能留傳到後世。」這似乎也說明了一切。(撰文:許家峻 攝影:張文玠)


菜販蔡阿和30年來持續載送民眾所捐贈的物資,並分送到桃園各個弱勢家庭、獨居老人與教養院,只為讓窮人能溫飽。

蔡阿和在固定地點分送給新住民、都市原住民所需要的物資。彼此就像兄弟姊妹,也會互相關懷寒暄。

出發前,蔡阿和會先翻閱筆記,聯絡當日所要發送的對象及機構,如此細心的舉動也時常讓受助者倍覺溫馨感動。

桃園大溪老街有一處分送物資的固定點,志工全是一群阿公、阿嬤。他們會把整箱的菜肉,平均分裝再由低收戶家庭領取。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