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壹週刊】戴助聽器環島 女孩:「趁能聽到時多聽一點聲音」

24歲的丁雅婷是一名物理治療師,國小時因為生病影響聽力,但直到大四才勇敢面對問題,戴上助聽器。她擔心未來聽力可能完全喪失,決定到處玩、到處走,多聽聽這世界的聲音。

拿到聽力圖的那天,我告訴媽媽我可能要戴助聽器。她安慰我,「就配看看啊!說不定吃藥也會好。」聽到我就淚崩了。我心裡有底,這輩子,真的要跟助聽器相依為命了,或者再更以後,連助聽器都幫不了我。

不知道是小二的中耳炎或小四那次發燒,聽力漸漸變差。高音頻需要很大的分貝才聽得到。我家住山區,家人說晚上蟬鳴很吵,我聽不到,還睡得很好。電視上歌手表演海豚音,我看起來卻像是默劇。

我記得國小班上有聽障生,他的助聽器很大,還有個機器掛在身邊,同學會排擠他。我怕承認自己聽力有問題會變成被欺負的人,所以一直不想面對。直到大四要實習,為了病人安全,才鼓起勇氣去做檢查。

那陣子幾乎每天哭,覺得自己被打了一個大叉叉,花了半年時間才看開一點。其實我算幸運,學完說話後聽力才慢慢開始消失,語言能力沒受到很大影響。求學過程老師都拿麥克風講課,不至於聽不到,一路順順地考上大學、通過國考。

我原來的世界很安靜,第一次戴上助聽器,我走到外面,聽見鳥叫聲、馬達聲、公車引擎低鳴聲,發現原來我的聲音好少,原來世界這麼吵。

助聽器小小的、塞在耳朵後面,沒特別講別人不會注意到。現在出門沒戴還會有不安全感。但想到自己還是要靠助聽器才能聽得到,心裡還是有疙瘩。

因為很怕聽力完全喪失的那一天到來,我想趁聽得到就多聽一些聲音,所以到處走、到處玩。環島旅行時一個畫家幫我畫張明信片,當他指著空白處問我要加什麼,我拿下助聽器問他:「可以畫這個嗎?」

我心裡仍在逃避聽力障礙的現實,也怕看見異樣眼光,但這次我要勇敢一點,告訴別人我聽力不好、需要戴助聽器這件事。

(撰文:謝君怡 攝影:楊弘熙)


丁雅婷想趁聽得到時多聽一些聲音,所以特意規劃了環島旅行。

丁雅婷環島時請人畫的明信片,底下還畫上了助聽器。(丁雅婷提供)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