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逆境人生片】小耳症像妖怪自卑 7年級生創戲團找自信

「演出是我在逃避現實生活,因為在舞台是另外一個世界,當你踏入那個世界,就不用再出來。」新聲劇坊團長王冠茗天生小耳症,他為外形及聽力缺憾、感到自卑。高中踏入歌仔戲團,他愛上演戲,2016年籌組「新聲劇坊」,帶領年輕人走出歌仔戲的新天地。

7年3班的他表示,小耳症的人先天頭顱發展不完全。出生時他只有耳垂,「幼稚園時有小朋友看到我會說:『你沒有耳朵,你是妖怪。』」

為了讓他的模樣正常,國小4年級至6年級的暑假,都在動手術,「為了做出耳朵的形狀,要割肋骨及大腿的皮。」在醫院他極度不開心,「躺在床上2個禮拜不能下床,肋骨切下,連咳嗽都會痛。」

「才小4,人家暑假都去玩,我都在醫院渡過。」他說,從進院動手術開始,漸漸有了自卑感,「國中時更自卑,幸好功課還不錯;我用能力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

家住金山,附近有許多廟宇,從小跟著媽媽、奶奶看歌仔戲、京戲,他看出了興趣,很想去學。高中時有戲團到金山演出,毛遂自薦當義工,從學徒做起,自此踏入戲班子。

他表示,高3時演出才拿200元車馬費,「一樣的時間去便利商店打工,薪水更高,到戲團要有熱忱。」只在劇團當半年學徒,就被別家劇團挖走,從龍套演員做起。他笑道:「上台演出要有勇氣、敢開口。」

「我跑龍套沒幾天就上台,一開始演反派角色,如搶匪等。」因為敢演,他扮過將軍、山大王等武角。傳統歌仔戲,不需要背台詞,「上台都是即興創作,那是一種舞台歷練,要懂得韻腳,如七言絕句、五言絕句。」

進入大學後,他繼續參與演出,他強調:「從大學起我就自力更生,那時演出時薪180元,1個月收入約1萬元。」只是家人對他當歌仔戲演員,並不贊成,「父母帶著彌補和愧疚的心態,讓我去演,但還是希望去我能去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大學快畢業時,王冠茗感到前途茫茫,「可能是逃避去面對工作的問題,選擇去考研究所。」他考上北藝大,沒演出時就四處打工,曾在麥當勞工讀,做過油漆工、酒店服務生,「因小耳症缺陷,面對顧客時會有自卑感,每份工作都做不長久。」

進入研究所,他的課業不錯,「戲劇系有京劇武功課,去上了一學期課,第二學期就接助教的工作。」此時,他也生起創團念頭,「跑廟會、野台戲的演出,發現歌仔戲已經呈現快落沒的狀況,看戲的觀眾愈來愈少。」

年輕的他對傳統戲劇有著無比熱忱,他也發現劇團演員一個蘿蔔一個坑,「要進去要排位置,不然也沒有那個位置。」他說:「年輕人怎麼辦?他們的機會及舞台在那裡?」

2016年成立「新聲劇坊」,一方面圓自己的舞台夢,「以前沒辦法在重要的場合演出重要角色,彌補自己的缺憾。」另一方面,希望年輕人在這裡發揮潛力,「他在別的劇團當2、3線,來這裡可以演到一線,他會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做到,找回自信及夢想。」

新聲劇坊的戲劇很創新,他分析:「現在看戲的觀眾太少,用比較創新的方式去吸引人家注意,願意去看、或是去認識。」成立劇團後,他向政府機構申請案件,一年平均公演5場。

另外,他也接企業活動,今年2月與全聯合作,在宜蘭傳藝中心接下過年檔期,他強調:「我們的表演提供客製化服務。」王冠茗雖然沒辦法改變自己的樣貌,卻在劇團裡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和信心。(彭蕙珍/台北報導)

更多暖新聞:

【回饋片】出身清寒 里長揪店家推愛心待用餐

【轉行片】想過更精采的人生 殘奧金牌變私廚廚師


王冠茗從小就喜歡歌仔戲,有小耳症的他,在舞台找到自信。蕭榕攝

王冠茗演出前上妝。蕭榕攝

王冠茗(中)說,傳統歌仔戲上台演出全靠臨場反應。蕭榕攝

新聲戲坊的戲很創新,演員也很年輕。受訪者提供

新聲戲坊每年會公演新戲。受訪者提供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