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新聞網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愈老愈「泳」 水上芭蕾隊均齡74歲

之前看了一部關於中年人跳水上芭蕾的電影《浮沉大叔》,片中有人想練水上芭蕾重拾自信,擺脫憂鬱;有人想證明給女兒看,年邁的自己仍然有用。後來轉念一想,這個難學難精的運動,在香港也有老人玩嗎?於是就找到了他們。
 
這班老人家不是專業水上芭蕾隊成員,全因前年香港有節目找上他們,花了半年時間跟教練練習了一套水上芭蕾動作。後來節目完結,老人水上芭蕾隊名義上解散,但他們念念不忘,閒暇時在海灘自行練習。沒有教練的指導,動作漸漸開始生疏。記者找教練與他們再次練習,70多歲的老人家看到我們,靦腆地說:「最近很少練習,拍起來會不好看嗎?」
 
一班老人家以71歲的May姐為首,戴著印有「清水灣冬泳之友」字樣的醒目黃色泳帽,精神奕奕地出現在九龍公園的練習池。他們平均年齡為74歲,最年輕的也有63歲。天氣乍暖還寒,幸虧人人都是冬泳好手,下水前從不擔心池水溫度。甫見面,他們就自動自發熱身,並重溫動作,等待教練謝詠詩吩咐。
 
鼻夾難入門 抓不到拍子最洩氣
水上芭蕾自1984年起被列為奧運女子比賽項目,游泳、舞蹈、音樂節奏於一身。隊員身體要柔軟之餘,亦要有耐力、體力,最好從6歲開始訓練。對70歲才開始的他們來說,做動作要多花幾倍力量,並不簡單。例如使用鼻夾、長時間閉氣亦非易事,連隊中好手劉仲榮也說,鼻夾是最難的。
 
在水中聽拍子也是極大挑戰,因為老人家對節拍敏感度不一。訪問當下離上次練習已有半年之久,謝教練在池邊不斷敲打鐵棒打拍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轉身、轉身」,老人家卻抓不到拍子,動作散亂,又忘記該在哪邊轉身,非常洩氣。
 
長達三、四小時的訓練,以為教練對老人家應該會比較寬容,但謝教練直接要求他們重新練習,休息的時間寥寥可數,動作看似輕鬆,其實雙腿在五米深泳池中不斷踩水,一點也不簡單。教練剛說完要先把自己浮起來,再去管別人;老人家便在泳池中說:「我找不到搭檔的腳啊。」教練只能重複指令,「你不用去管其他人,最多就是偷瞄別人的腳是不是在旁邊,你不用去找對方的腳。」
 
教老人家不容易,尤其是講求合作的水上芭蕾,上了年紀的人大多都帶點傲氣,謝詠詩說:「有時候講一次他們未必接收到你的訊息或者建議,所以要多講幾次、要多點愛和耐性。」謝詠詩自16歲起代表香港隊出國比賽,24歲成為港隊韻律泳教練,經驗十足,教老人家卻是第一次。四男四女的長者學生,最年長的何老大更達86歲。她笑說:「一開始沒什麼信心教他們,也是實驗性質。」
 
筋骨靈活 「攤在家中不是我性格」
幸好幾位長者刻苦又堅毅,教練時有發火,老人家也默默聽,放下長者的權威,「我們都是老骨頭,手慢腳也慢,多虧教練包容。」71歲的鄧潤霞說。可能因為習慣海水中較高的浮力,在泳池水中無法讓身體浮於水面。曾經熟悉的動作現在卻難掌握,老人家都顯得有點心急,明明眾人都累得在池邊休息,但不一會又再下水,屢敗屢試,苦練後終於成功完成幾組動作。不過老人家仍不滿意,May姐笑稱自己表現只值20分,83分是年齡的鼓勵分 ,所以有103分。
 
May姐的腰椎曾經做過手術,有人跟May姐說玩水上芭蕾會傷筋骨,但她手術後四個月便開始練習,教練也因應他們的身體狀況作出調整。一些節奏快、具有爆炸力、講求整齊的動作,如一字馬、跳水,便不適合他們做。「我特意挑選了一些節奏較慢的音樂,編排講求合作、較為平面的動作,畢竟還是要顧慮他們的體能。」謝詠詩說,他們追求的不是難度,「玩運動很多人想拿獎項,但上了年紀,追求的可能是動作的完成度,做好一個動作,那份滿足感很大的。」
 
老人家關節不靈活,不代表只能安坐家中,教練調節動作後,水上芭蕾可以訓練老人家的筋骨靈活性,一樣適合他們玩。「不少人60、70歲就攤在家中,什麼都不做,但這不是我的性格。我很好勝,我希望去挑戰任何一樣新的事物,玩水上芭蕾真的很辛苦,但我也很努力去做。」May姐說,雖然老土,但她深信「沒試過又怎麼知道呢?」她霸氣笑言:「我們希望老人都能來玩水上芭蕾,雖然『前無古人』,但希望『後繼有人』。」(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拍攝當天,泳池水冷,記者和攝影師都不願下水,但這群老人家卻練足四小時,沒有偷懶。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教練謝詠詩訓練老人家的同時,也訓練她的耐性。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平均年齡74歲的老人家,曾經學習水上芭蕾半年,閒暇時也會自行練習。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經常在海邊游泳,習慣了海上的高浮力,在淡水泳池練習浮水變得更不容易。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在五米深的訓練泳池中不斷踩水,其實非常講求體力。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回到最上面